城市站点
> 惠州有个千年古码头--小东门古码头
详细内容

惠州有个千年古码头--小东门古码头

时间:2020-08-21     人气:127     来源:腾讯网     作者:admin
概述:“羊城一别到惠阳,买对草鞋来上岗。七汝有缘来相会,水口井边结鸳鸯……”旧时商客从广州出发,沿着东江逆流而上。摆渡人每经一处地方唱一句歌,巧妙地将地名嵌入歌词中,就有了在东江流域流传的水路歌,其中一句就成为昔日惠州东江繁忙景象的真实写照。......

惠州东新桥曾是

惠州古城的地标。

比较鲜为人知的是,

东新桥附近有个千年古码头,

见证了惠州古代的商业繁华,

苏东坡就是从这里,

踏上惠州的土地。

它就是东门古码头

今天,

小布带大家一起

了解下它的历史!

“羊城一别到惠阳,买对草鞋来上岗。七汝有缘来相会,水口井边结鸳鸯……”旧时商客从广州出发,沿着东江逆流而上。摆渡人每经一处地方唱一句歌,巧妙地将地名嵌入歌词中,就有了在东江流域流传的水路歌,其中一句就成为昔日惠州东江繁忙景象的真实写照。

在惠州,有一个地方称为“小东门”。当然,它不是东施效颦,而是千年沧桑古渡口。1094年十月初二,饱受打击的苏轼由此踏上惠州,时年近六旬。2004年前后,惠州大旱,河床干涸,在东新桥附近的大东门古码头,出现了跨越汉朝至民国两千余年历史的大量古钱币,甚至还有西班牙、葡萄牙等国家的钱币,说明惠州与欧洲的经济往来的历史。

苏轼乘舟至 渡口凄然离

在梌山的东面,城墙脚下,渡口俗称小东门横水渡。千百年来,贬官、百姓从此踏上惠州,从此离开。这里有相逢的喜悦,也有别离的惆怅。

绍圣元年(1094),苏东坡被贬到惠州,乘船从博罗至此,踏上渡口的楼梯,开始在惠的时光。两年多后,绍圣四年(1097年4月19日),苏轼再贬儋州,“子孙恸哭于江边”送其凄然离去,他也是在此渡口登舟远行。而在苏轼之前,被贬逐惠州的官员,包括唐代宰相张锡、杜元颖、牛增孺,节度使浑镐,观察使郑亚,中书舍人崔沆等;宋代著名诗人唐庚、杨万里、刘克庄以及抗元英雄文天祥等,也大都曾经在这一渡口,来往于惠州府县之间。“横水渡”真可谓阅尽人间悲欢离合。

千百年来,惠州府、县两城就被东江与西枝江分隔两地,两江四岸百姓的往来,几乎全靠坐船摆渡,横水渡也称合江渡。据方志记载,宋明之前惠州城内只有合江一渡。由于当时惠州对外交通主要靠东江水路,而此渡又紧靠梌山官署,故官员之往来和百姓之进出,多由此渡。然而,遇着台风或洪水,横水渡就会停航,两岸交通断绝,两岸成为“一水隔天涯”。

明嘉靖二十五年(1546),知府吴至为防盗和方便交通,曾在府城北一里接官亭下(今惠州大桥附近)造船九十四艘,建一座比西枝江浮桥长一倍的东江浮桥,名为“宁济桥”,命归善、博罗二县加编桥夫四役进行管理。但不知什么原因,次年巡按御史命拆毁之。至万历年间,知府黄时雨议复,令民船顺带石块填江岸积起数尺,以减少浮桥长度,但未成又中止,此后民众交通仍依靠横水渡。

新中国成立后,除了车辆从东江渡口由机轮渡江外,居民渡江主要靠府城小东门(今公园路靠近东江边)横水渡和县城西门外(今第二市场外靠近东江边)横水渡。直到改革开放后,地方政府先后兴建了东江大桥和惠州大桥,惠州城区的横水渡才退出历史舞台。

如今,合江渡废弃不用,幸得有“惠州市不可移动文物”石碑的庇佑,原来的面貌却略可见,但外人寻访却有点不容易。从朝京门穿过,沿着城墙往文笔塔方向走,有多家渔具店和颇小资的咖啡馆,在一咖啡馆斜坡处拐下去,就可以看到裸露的红色砂砾岩堆砌的“横水渡”石阶,在岁月的磨蚀下和苔藓的攀附下,已经棱角全无。

这些石阶在默默诉说古渡口千年的沧桑。千百年前,它见证了多少人来人往,千百年后,物是人非。

数吨出水币 汉代到民国

2004年前后,数以吨计的惠州东江出水古钱币,直接影响了广州的钱币市场交易价格,而这一切又与小东门横水渡隔壁大东门东新桥下的古码头相关。据惠州岭东文史研究所副所长何志成介绍,由于苏轼筹措资金修建起东新桥,随后这里便聚集起船只,形成码头。小东门横水渡沟通的是惠州府的江南与江北,而东新桥下的古码头则用于链接桥东桥西。

据《惠州府志·郡事》记载,当时惠州古码头航运商业相当发达,来往各省商船很多,以至于各船要油漆不同的颜色并书写不同的名字才能加以区别。另外,码头不远处,旧时还有一个“循州旧府粤东重镇”的古碑,直至解放初期才被毁掉,这些都证明当年的古码头是何等兴旺。

从1996年后的十年间,就有不少人在桥下挖到古钱币或瓶瓶罐罐之类的东西。起初是一些无业游民,他们捡到“宝”后,拿到废品收购站去变现。后来,一些收藏爱好者发现,怎么陆续有好东西出现,从而引发了东江出水热。

如今,古码头下到底出水了多少文物,恐怕谁也不能提供准确数字。据了解,这批出水文物里,最多的是古钱币,从汉代至民国各个时期的都有,还有许多外国钱币,反映惠州发达的商品交易以及与外国通商的历史。

快来东新桥这里走走,

感受一下历史吧!

(声明:凡转载文章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谢谢!)
  • 在深圳7.15最严调控出台后,惠州凭借其网签量成为大湾区内地9城中的“黑马”,雄踞大湾区网签第一位。7月份,楼市新房网签成交16465套,环比上涨6.11%;8月上旬(8.3-8.16)楼市新房网签9745套。

    除了楼市的火热,品牌房企也在惠州疯狂拿地!在克而瑞《2020年1至7月土地出让金与同比增速排名》中,惠州土地出让金184亿元,以212%的同比增幅位列全国重点城市首位。惠州楼市、土市为何均如此火热,成为“黑马”?

    1、位处粤港澳大湾区的地理优势

    惠州作为临深、临莞、临广城市,在深圳都市圈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在交通枢纽上具有很大的优势,“丰”字形交通网络和临空经济的发展,高速城轨机场齐备,拥有大粤东地带最大的机场——惠州机场,也成为了深圳第二机场。强大的交通枢纽也促进了经济的高速发展。

    2、经济上行 GDP增长

    一个城市的经济发展会推楼市的发展,房价上涨,就像今年的东莞、深圳,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的房子涨了上百万,摸不着头脑。惠州近6年来经济总量上涨明显,惠州2019年GDP达4177.41亿,实际增速4.2%,名义增量74.36亿,人均可支配收入上涨9.5%。惠州经济上行,GDP增长,也会吸引很多外来置业者。

    3、人口红利 人口净流入增加

    人口吸引力能给楼市注入销量上涨的动力,人口净流入增加也是一个城市的经济活力的体现。2019年惠州的常住人口达488万人,增量5万人。从近年来的常住人口数看,2016年常住人口244.96万人次,2017年人口477万人次,2018年常住人口为483万人,2019年常住人口为488万,人口一直处于上涨趋势。日前百度地图发布的《2020年第二季度中国城市活力研究报告》中,惠州作为准二线城市,珠三角新的增长级,在全国吸引力城市中排名19位,力压南京重庆无锡等城市。

    阅读全文
  • 惠州日报讯 (记者杨熠)21日开始,闷热的高温天气卷土重来。截至21日上午,全市各地高温黄色预警均已生效,最高气温向35℃的高温线靠近,市民需注意做好防暑降温工作。

    据气象部门预报,8月22~24日,我市以多云天气为主,局部有雷阵雨,最高气温35℃左右;8月25日多云到阴天,有雷阵雨;8月26~28日有中雷雨局部大雨。气象部门表示,未来几天天气炎热,市民要防暑防晒,避免长时间户外露天作业或者在高温条件下作业;要防御局地短时强降水、雷暴、短时大风等强对流天气及其引发的次生灾害。

    医疗保健专家提醒,高温天气不可过度饮用冷饮,避免导致胃黏膜毛细血管收缩,进而影响胃蛋白酶、胃酸等消化液的分泌,甚至带来各种肠胃疾病,如胃痛、腹泻等。与此同时,要注意营养均衡、饮食清淡,及时补充汗水中流失的盐和矿物质,适时补充足够的蛋白质,不宜吃高热量、油腻、辛辣的食物,宜吃西红柿、西瓜、杨梅、绿豆粥、莲子粥等。

    阅读全文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