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站点
> 博罗杨村井水龙村文化家底融农旅 古朴乡村迸活力
详细内容

博罗杨村井水龙村文化家底融农旅 古朴乡村迸活力

时间:2021-01-19     人气:88     来源:惠州日报     作者:
概述:面朝象头山,北靠罗浮山,坐落在博罗县东北部的杨村镇井水龙村,其历史始于明嘉靖年间(1522年)。穿越400多年的风云变幻,这座省级古村落如今仍保留着通奉第......

 面朝象头山,北靠罗浮山,坐落在博罗县东北部的杨村镇井水龙村,其历史始于明嘉靖年间(1522年)。穿越400多年的风云变幻,这座省级古村落如今仍保留着通奉第、耕经楼等多座有着近200年历史的古建筑。


  “耕可为,商可为,万贯家资无非耕商处起;经宜读,史宜读,一品国官皆由经史里来。”近200年的岁月变迁,虽然祖上的功名与辉煌都随历史烟尘散去,但前人耕读传家的精神仍激励着一代代朱氏后人奋进。


  如今的井水龙村,正大力发展“农业+文化”乡村旅游项目,把古村落保护作为乡村振兴的重要工作,让历史遗存和当代生活共融,把传统村落保护与美丽乡村建设、乡村旅游有机结合,为乡村振兴注入蓬勃动力。



井水龙村获评省级古村落。


  通奉第


  御赐对联传承近两百年


  雕梁画栋,九厅十八井,仰俯之间皆有景致。通奉第(云记豪宅)占地约3000平方米,是目前井水龙村保存最好、工艺规格最高、规模最大的一座古宅。1829年,朱氏第20世孙朱萃瑛(号云记)在朝中担任二品大员,从京城回井水龙后,兴建了这座大宅。


  “听老人说,当时招了近千人来建造,光打磨青砖就用了3年。”今年77岁的朱道强是朱萃瑛的第五世孙。他介绍,云记豪宅工程启动时,招募各地建筑精英及民工近千人,按各项施工程序需要分工调配。


  古宅的青砖打磨是一项十分细腻的工序,严格规定每人每天只能磨砖3块,不得超多。砖块长、宽、高及底面尺度统一,平面光滑齐整。为此,青砖打磨工人就达300人之众,每天磨砖,整整花了3年时间才完成。云记豪宅大门栋梁上的木雕,亦用了3年的时间才雕刻完毕。


  与众多客家围屋一样,通奉第前也有一口半月型的池塘。村民说,这是“风水塘”,也是“救命塘”,除了养人蓄财的寓意,也是安全防火的需要。池塘一侧,立有“惠州市文物保护单位——通奉第”的石碑,后因为村内有通奉第等古宅,井水龙村被评为省级古村落。


  经过池塘和一片宽广的场地,便来到了通奉第大门。大门张贴着一幅简短而又透着古韵的对联,上联为“象峰挹秀”,下联是“鹿洞流徽”,横批“通奉第”。据了解,明清时期,“通奉大夫第”是指文官的住宅。该对联为清朝皇帝赐给朱萃瑛,当年使用木匾刻上后镏金,后来木匾被破坏,后人才采用手写对联,以缅怀先祖。



井水龙村展现美丽宜居新农村风貌。



通奉第有近200年历史。


  雕刻描金绘彩展往昔风光


  “我就是在这里长大的。”朱道强自豪地说。通奉第这座近200年历史的建筑至今矗立,仍显现着其威武的气势。建筑两侧是高高耸起的两道封火墙,这两道呈官帽形状的墙体,彰显着主人的身份地位。古宅屋梁上雕刻着各种精美图案,历经近200年仍栩栩如生,花样繁多让人惊叹。如今依旧可以看见浮雕中有大象、鹤、鸟、兽等形象,精美绝伦,复杂而精致,令人赞叹其精工之绝妙。


  如此精雕细琢的大宅,大门是两扇厚重的木门。据说每扇木门重达200公斤,采用越南稀有木材坤天木制成,有刀枪不入、水土不侵的效果。推开木门走进围楼,映入眼帘的是最为典型的客家围屋“九厅十八井”布局建筑。整个通奉第分前、中、后三进而建,共五座十五栋,计有大厅、闲厅、衬屋以中轴线为界各31间房。每进之间各有天井,其中前厅左右侧房有两眼正方形的袖珍天井,四边长度仅1米有余,风格独异。


  精美的浮雕是这座建筑随处可见的元素。无论横梁、板檐还是屏风,随处可见雕工精湛的木雕图案,既有人物类,亦有花草鸟兽、山水风景,可谓五花八门。在屋内的横梁上,左右两侧还各镶嵌着两个类似麒麟的灵兽,经过岁月的洗礼,依旧可以清晰看见灵兽外表涂了金水,闪耀着黄铜色的光芒。


  闲厅里的《李白醉酒图》是整座古宅保留不多的其中一幅壁画。画中的李白身穿白色宽袖袍,两三友人举杯劝酒,李白脸上似有酒意朦胧之态。画侧题有诗句“李白一斗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


  闲厅外是一个天井,阳光从天井落下,照亮了整个闲厅。天井中有一个金鱼池,池子靠墙而筑,三面壁上还有砖雕,依稀可见上面雕刻了假山、花鸟、树木等。“以前,这面墙上还有一副对联,至今我还记得。”朱道强脱口而出就背出了这副对联,“素位人行今日事,得闲来读古人书”。虽然如今对联已不见,金鱼池也不再养金鱼,但对联及其呈现的精神仍烙印在朱氏后人心中。



古建筑屋顶古色古香。



井水龙村。


  耕经楼


  先祖精神激励后人


  在距离云记豪宅和水围碉楼不远处,是朱氏另一处祖屋——泉记豪宅耕经楼。“耕可为,商可为,万贯家资无非耕商处起;经宜读,史宜读,一品国官皆由经史里来。”井水龙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朱德平介绍,每年春节前,村里就会将这幅对联贴在耕经楼门前,“这是先祖的精神传承,我们还特地制作了牌匾立在村道各处。”


  据了解,耕经楼是朱萃瑛的父亲所建,对联亦为其所创,目的是为了警示后人要走正道,才能功成名就。“所以村里人除了在家务农的,外出经商的人也很多。”朱德平说,井水龙自建村起,人才辈出。在古代,既有饱读诗书的朱泰皆(曾任四川官员)、官至二品大员的朱萃瑛、举人朱蔚然等;到了现代曾出过大学教授、律师、科学技术人员等,如今每年村里都有学生考上本科。为了激励后人勤读好学,该村每年都会对考上大学的莘莘学子进行奖励,为其他青少年树立好学的典型。


  在耕经楼不远处,数座碉楼倚天而立,与通奉第遥遥相望。碉楼上每隔2米设有炮垒和枪眼,给人以一种万般森严的感觉。碉楼上的跑马道保留基本完好,只是少了半边栏杆。绕过半月形的碉楼围墙,里面土屋林立,尚有朱氏后人居住于此。据介绍,明清时井水龙村附近常有匪患,专门针对当地的大户下手。为了防止土匪上门,村里大户大多设有防御设施,水围碉楼就是规模最大的一座。


  发展


  美环境壮产业,村容村貌提档升级


  历经岁月沧桑,朱氏先祖的故事虽已远去,但其耕商积富、勤读及第的精神犹存,留存的多座古宅也成为了该村的亮丽名片。朱德平介绍,作为惠州市新农村建设示范村,近年来该村在擦亮古村落名片的同时,还以农村人居环境整治等为抓手,推动乡村换新颜。


  朱德平介绍,就在上个月,该村完成了约3公里长的主村道沥青路面铺设,推动村道提档升级。平整的村道将通奉第、耕经楼等古建筑串联起来,村道两侧的围墙绘制了展现乡村振兴、弘扬传统文化等内容的墙绘,既美化了村道,也传播了正能量。过去一年,该村还对朱氏祠堂周边进行了美化绿化,拆除破旧房屋、平整土地铺上了草皮,打造成可供村民休闲娱乐的小型公园。


  谈及井水龙村,自然离不开水。蜿蜒的宝泉河,是村内主要的灌溉用水来源,赋予村落以灵性,滋养了一代又一代朱氏后人。朱德平介绍,北回归线贯穿该村,上游有小二型宝溪水库,水库水经宝泉河从村中缓缓流过,灌溉便利,土地肥沃,历来该村村民都能丰衣足食。目前,该村正对宝泉河进行河道整治工作,现已对河道进行了清理,接下来将完成两岸绿化和绿道铺设等工作,将宝泉河打造成该村发展乡村旅游的又一名片。


  乡村要振兴,离不开产业的支撑。朱德平介绍,村内主要以蔬菜种植、花卉种植、柑橘种植等农业种植为主。凭借优越的生态环境和美丽乡村建设的逐步推进,井水龙村吸引了不少蔬菜、花卉等专业种植合作社进驻。目前,井水龙村有块50多亩的土地被企业承包做剑兰种植基地,因市场需求旺盛带来可观的利润。村里看准这个契机,在恒大项目帮扶下,建设了剑兰花卉基地。“上个月刚签了合同,接下来发展剑兰种植,每年不仅可以给村里带来18.8万元的收入,还可以带动村民在家门口就业。”朱德平说,井水龙村计划利用花卉种植带动产业发展,打造保存完好古村落兼具农业观光、种植培育、成花销售功能完整的产业链条,助推乡村振兴。


  谋划整村打造国家3A级景区


  乡村振兴,既要“塑形”,更要“铸魂”;既要有“颜值”,更要有“内涵”。前有厚重文化积淀的古建筑,现有美丽宜居的新农村风貌,古朴的井水龙村在新时代下焕发新活力。


  行走在平整干净的村道上,美丽的墙绘展示着新农村的风采,远处的蔬菜地里村民在劳作……徜徉于这座有着400多年历史的古村,仿佛行走于时光隧道之中,品味悠久的历史文化,感受新时代的幸福生活。


  如今,井水龙村正大力发展“农业+文化”乡村旅游项目。该村把古村落的保护和文化传承作为乡村振兴的重要抓手,把传统村落保护与美丽乡村建设、乡村旅游有机结合,建设文化特色新农村,为乡村振兴赋能。


  近年来,随着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该村乡村旅游发展雏形显现。朱德平说,每年古村都吸引成千上万的游人前来参观游玩,在带旺村民农产品销售的同时,也让该村的历史遗存与当代生活更好地融为一体,形成有当地文化特色的新农村。


  值得关注的是,目前,该村正在谋划整村打造国家3A级景区,旅游规划、基础配套等正在有序推进。“届时,井水龙村将更具魅力,乡村旅游的带动力将持续增强。”朱德平展望,接下来,在美丽乡村建设中,村“两委”将致力于把井水龙村打造成一个干净、整洁、宜居的精品乡村。


  延伸阅读


  才子勤读及第 得御赐牌匾


  在井水龙村,朱氏先祖曾获赠两块牌匾,虽然如今牌匾已不在,但其背后故事仍被朱氏后人津津乐道。


  一块为御封牌匾,上书“通奉第”。据朱氏第20世孙朱萃瑛墓碑刻文记载:朱萃瑛在清朝朝廷任京官,深得皇上赏识,旨封牌匾一块,悬挂于云记豪宅大门之上。


  另一块是清朝两广总督张之洞为朱蔚然亲笔书写题匾,上书“文魁”两字。朱蔚然为朱萃瑛之侄,自幼刻苦攻读,才高八斗、学富五车,于清光绪十五年参加恩科乡试中举,后任浙江省苏州太湖厅厅长。此牌匾右边书有“监临兵部尚书兼都察院右都御史总督两广军务兼理粮饷兼署广东巡抚部院张之洞为”,左边落款为“光绪十五年己丑恩科乡试第二十一名举人朱蔚然立”。


  善经商积财建豪宅


  看了前面的介绍,你是否有疑问:井水龙的朱氏先祖,为何有如此雄厚的经济实力建造如此豪宅?


  朱道强回忆,其太公(朱萃瑛的父亲)育有三子,老大尚文。朱萃瑛为次子,有功名好经商。而最小的一个儿子则务农、尚武,三人各有千秋。当时朱氏一门是博罗的大户,兄弟三人加上父亲,共在井水龙村建有4处围屋。其中朱云记是京官,且长年经商,家资最为丰厚,因此住宅规模最大。


  朱道强介绍,当时朱萃瑛拥有众多良田,所拥有的田地在如今附近的柏塘、麻陂等地,而且拥有3个大粮仓,“他还开当铺,不仅在当地开,听说连广州也有。”据介绍,朱云记当铺是当时当地唯一的典当行,附近村民需要典当东西,都要去那里。


  当铺旧址位于该镇显村圩,距离通奉第约2公里。当铺一直经营到新中国成立前才停止使用,后来到了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当铺原有营业铺面在建粮仓时被拆除,只剩当铺的仓库部分(即当楼)作粮所使用,目前已荒废。

(声明:凡转载文章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谢谢!)




  • 观鸟爱好者拍摄到的黑脸琵鹭。



    观鸟爱好者在大亚湾红树林城市湿地公园观鸟。图片由观鸟爱好者“地质公园”和“海兔”提供


      连日来,观鸟爱好者在大亚湾红树林城市湿地公园一带发现并拍摄到黑脸琵鹭的消息,在大亚湾观鸟爱好者圈中引发热议。


      1月17日,在2021年黑脸琵鹭全球同步普查日期间,大亚湾红树林城市湿地公园景区联合大亚湾区蓝色海湾公益协会以及大亚湾观鸟爱好者,组成黑脸琵鹭调查小组一路“追鸟”。幸运的是,当天,调查小组在淡澳河入海口白寿湾大桥下的滩涂上观测到两只黑脸琵鹭,并拍到其绝美身姿。


      据悉,这是大亚湾区乃至惠州市首次发现并记录到黑脸琵鹭。黑脸琵鹭是全球濒危物种,是我国国家二级保护动物。


      观鸟爱好者发现并拍到黑脸琵鹭


      观鸟爱好者“地质公园”是此次持续“追鸟”并拍摄到黑脸琵鹭的幸运者。


      “地质公园”告诉记者,率先观测并拍摄到黑脸琵鹭的是观鸟爱好者李先生。1月12日,李先生在朋友圈发图称在大亚湾红树林城市湿地公园附近的一个水塘拍到了一对黑脸琵鹭。“地质公园”有20多年观鸟、拍鸟经验,此前并没有听说过黑脸琵鹭。上网一查,才知道黑脸琵鹭十分珍稀,是全球濒危物种,也是我国国家二级保护动物。


      1月13日一早,“地质公园”便骑着自行车,来到红树林公园,沿着淡澳河往入海口一路“追鸟”。功夫不负有心人,当天下午2点多,他在白寿湾大桥与铁路桥中间的滩涂上发现了那对黑脸琵鹭。直到下午4点多滩涂涨潮,黑脸琵鹭才飞走。“当时拍到的照片比较模糊。”“地质公园”说,但这个发现已让他格外惊喜。


      此后的1月14日、15日、17日连续几天,“地质公园”都心心念念惦记着这对刚认识的珍贵朋友,每天一大早便来到白寿湾入海口蹲守。而这对黑脸琵鹭也特别给力,每次都如约而至,在同一个地点的滩涂上觅食。惊喜之余,他拍摄了黑脸琵鹭觅食、走动、飞翔等各种姿态的照片。


      调查小组观测排查确认数量为两只


      观鸟爱好者“地质公园”将自己精心拍摄到的黑脸琵鹭照片发在群里与大家分享,引起大家的高度关注和讨论。


      1月16日,大亚湾红树林城市湿地公园景区工作人员和近期正开展观鸟活动的大亚湾区蓝色海湾公益协会的志愿者与“地质公园”取得联系并详细了解拍摄情况。


      巧合的是,1月15日至17日是2021年黑脸琵鹭全球同步普查日,全球各地的观鸟组织和机构携手在各地观测黑脸琵鹭。大亚湾区蓝色海湾公益协会和大亚湾红树林城市湿地公园景区相关负责人均表示,此前大亚湾区没有黑脸琵鹭的记录,更没有人拍到过照片,于是申请加入此次普查活动。


      1月17日下午,大亚湾红树林城市湿地公园景区联合大亚湾区蓝色海湾公益协会以及“地质公园”“海兔”等观鸟爱好者,组成6人调查小组。调查小组分成3个小队,对公园一带划区域排查,最终确认公园与白寿湾区域共发现黑脸琵鹭两只。


      “地质公园”说,1月17日早上、下午,他仍到白寿湾入海口蹲守。幸运的是,当天下午这对黑脸琵鹭在那里停留觅食的时间比较长,他拍到的照片也最好。


      大亚湾红树林城市湿地公园景区工作人员熊玉说,当天下午她已将大亚湾观测并记录到两只黑脸琵鹭的数据向深圳市观鸟协会上报,并确认这是大亚湾区首次发现黑脸琵鹭。


      得知此消息后,惠州市林科所原所长、林业高级工程师周纪刚也大为称赞。他说,黑脸琵鹭是全球濒危物种,全球目前记录只有4000多只。距离我市较近的深圳、汕尾都有黑脸琵鹭的观测记录,是深圳观鸟界的“明星鸟”,但惠州此前一直没有发现记录。


      “惠州与深圳、汕尾都是沿海城市,且惠州的海岸线比较长,从理论上来讲,惠州应该有黑脸琵鹭,但此前在惠东的考洲洋等地观测多年都没有发现,或许是观测力度不够。”周纪刚说,此次大亚湾区观测并拍到了黑脸琵鹭,可以说是惠州市首次记录,十分珍贵。


      大亚湾红树林公园国家级保护动物“添丁”


      熊玉在大亚湾红树林城市湿地公园景区工作多年,她说,黑脸琵鹭对环境的要求很苛刻,喜欢靠近海边的开阔浅滩觅食。通过对这对黑脸琵鹭连续几日的栖息踪迹分析,它们可能晚上在白寿湾大桥以东或红树林公园栖息,白天便到滩涂上觅食。


      “这是我们首次参与全球黑脸琵鹭普查活动,得益于观鸟爱好者首先发现并拍到照片,这说明大亚湾普通群众观鸟、爱鸟、护鸟的意识在提升。”熊玉介绍,大亚湾红树林城市湿地公园是粤东地区保存最完好的红树林群落基地,是候鸟迁徙的重要栖息地之一。据不完全调查统计,公园有植物280多种,动物340多种,其中鸟类87种,鸟类中的国家二级保护动物有7种。此次黑脸琵鹭的发现,为该公园里的国家二级保护动物(鸟类)家族增添了一名“新丁”,增至8种。


      知多点


      黑脸琵鹭


      又名小琵鹭、黑面鹭、黑琵鹭、琵琶嘴鹭。因其扁平如汤匙状的长嘴,与中国乐器中的琵琶极为相似而得名。全球最濒危的鸟类之一,已被列入ICBP世界濒危鸟类红皮书,中国于1989年将其列入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名录。

    阅读全文
  •   为提升直行效率,释放道路通行潜力,去年10月,市公安交警部门对惠博大道/金石二路、惠博大道/奥林匹克花园两个路口进行交通组织调整,封闭惠博大道/金石二路掉头缺口,往博罗方向禁止掉头,只允许直行或右转。距离改造时间过去3个月,目前疏堵效果如何?近日记者进行了走访。


      记者开车从市区江北金山汽车城前往博罗,行至惠博大道与金石二路交会处,发现该处的掉头口已设置了白色护栏,红绿灯处悬挂着“禁止掉头”标识,过往机动车辆按照交通指示直行或者右转。记者发现,封闭该掉头口后,该路段通行能力得到了提升,主干道通行效率提高了很多,交通拥堵的现象明显减少。


      家住惠城区小金口街道奥林匹克花园小区的市民马先生在市区江北上班,惠博大道是他上下班的必经之路。“以前一到早晚高峰时段,惠博大道与金石二路交会处必堵。”马先生说,自市公安交警部门对该路段交通组织进行调整后,他上班顺畅多了。


      “每逢高峰时间段都会塞车,平时约15分钟的车程,一到上下班时间得耗半个小时,有时还会更久。自从该路段掉头口封闭后,留给车辆直行的时间多了,行车效率提高,两边通行就顺畅了很多,堵车的情况就少了。”马先生点赞道。


      记者从市公安交警部门了解到,惠博大道/金石二路路口交通组织改造实行一段时间后,早高峰7时至9时通行车量增加838辆,增幅为18%;晚高峰5时至7时通行车量增加2213辆,增幅为40%。“交通组织的调整,有力破解了此前因掉头车通行效率低,导致路口积压车辆较多的问题。”市公安局交警支队有关负责人说。


      与此同时,公安交警部门对惠博大道奥林匹克花园路口往市区方向禁止左转进奥林匹克花园,禁止掉头,只允许直行。该组织调整后较大缓解了因左转导致直行车通行效率低的情况。优化后早高峰通行车量增加280多辆,增幅为5%;晚高峰通行车量增加370余辆,增幅为5%。

    阅读全文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