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站点
> 惠州楼市坑了多少人?
详细内容

惠州楼市坑了多少人?

时间:2020-12-17     人气:131     来源:腾讯网     作者:
概述:这些看似夸张的故事在惠州真实存在着,无数被开发商和中介洗脑的业主置业惠州后,现在正在为他们当初的冲动买单......

01


你在惠州的房子,亏了吗?


据说,惠州,是一座投资客扒层皮才能走的城市。


因为,想来惠州薅羊毛的投资客,却反被惠州薅了羊毛。


说正事之前,先来给大家讲个故事。


在深圳生活和工作的魏然,2017年去惠东双月湾度假的时候,恰巧遇到中介在推某湾二期的海景房。


当时中介把房子讲得天花乱坠,“年轻人一定要买一套来度假!老年人一定要买一套来养老!”


如果不住,可以用来经营民宿或者酒店托管。如果托管,每个月能固定返还1200元左右,年底还可以参与分红。


不管中介怎么算,租金回报率似乎都很客观。加上那两天沉迷双月湾的“美貌”,她脑子一热就刷卡买下了38套房。


后来,魏然了解到酒店托管有很多坑,此前就有不少业主因为托管的酒店管理水平不高、管理不当,很难有收益,这导致业主和开发商常年出现纠纷。


于是她决定自己经营民宿,没一年就后悔了。


“千万不要买海景房,不好打理就算了,平常真的很少有客人赚不了多少钱。”


租金回报率低她忍了,房价几年不涨她也忍了,但房价一直在跌算怎么回事?


因为手头的房子太多,魏然想把一些卖出去,万万没想到挂了一年根本没有人过问。


魏然表示“现在谁想要都卖,每套亏本5万卖。”


有人给魏然算了一笔账:


按每套降价5万的价格售出,那么全部卖出去魏然账面上也要亏损190万左右,加上近4年280多万的贷款利息,470多万是她消耗的直接成本。


以上这个故事来自于一个公开报道,可不是我瞎编的。


事实上,有魏先生类似遭遇的人,一抓一大把。


在另一篇报道中,还有这样一个故事:


在惠州,有一套原价120万的房子,现在85万就准备卖了,准备拿钱进股市,房子挂出去半个月了,没有回应。


惠州的房子有多坑,其实账是很好算的。


比较简单的算法是,从2018年到2019年两年间,惠州的房价没什么起色,一直在1.1万/平左右徘徊,直到2020年,才有了上涨的势头,一路飙升至1.38万/平。


但是,算起来,这三年惠州的房价涨幅仅25%左右,而且几乎都是今年才涨起来的。


而且,这25%的涨幅指的还是新房,如果是二手,还至少要打个8折才有人愿意看看,如果要成交,那得更多的折扣。


换句话说,2018年买入惠州的一大波投资客们,现在还套着。


而更早以前买的,就跟不用说了。


02


惠州楼市,为什么会坑人?


相比起深圳,惠州的房子普遍容积率较低,居住舒适,不少楼盘还是有山有湖还有海,重点是单价远低于深圳,在一万到两万之间,听起来确实让人向往。


很多深圳客想着惠州算是房价洼地,加上中介对惠州美好未来的渲染,很轻易就上车了惠州楼盘,想着自住投资一手抓,一下买入十来套就想着以后当二手房卖掉,简直不要太美好。


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惠州二手房,一直以来都是“坑中之王”。


1、天量的供应、超少的人口


惠州的房价之所以低,究其根本,还是因为惠州拥有天量的土地供应。


首先,惠州开发强度仅为9.2%,远低于广州、深圳和东莞30%以上的水平,大片地块出让开发,地价一直上不来。


大湾区9个城市,惠州的地价是最低的,与外围的肇庆差不多。近3年惠州大量卖地,溢价率一直保持在10%以下。



其次,惠州土地供给整体大于需求。


贝壳数据显示:惠州在今年1-11月大湾区城市新房住宅成交排行榜中,以13.8万套的巨量成交位列第一。


而今年前11个月,人家大广州新房成交也就9.4万套。


宇宙中心的深圳,新房成交量只有4万套。


单以成交量来看,惠州才是大湾区的核心,才是宇宙中心。


但小屁孩都知道,事实并非如此。


惠州人口少得可怜。


惠州面积最大,11599平方公里,接近东莞的五倍,深圳的六倍;


但常住人口只有477万,仅为深圳的1/4、东莞的1/2。



掰扯到这,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清楚了,惠州的房子都被外地人买走了。


2、外地人的疯狂投机


众所周知,深圳周边城市房价的大涨都与深圳有关。深圳人不仅把自己城市的房价推高,周边的城市也都没有放过。


比如东莞、南沙、中山、惠州......其中惠州作为与深圳接壤的城市,其楼市因深圳获利无数。


惠州楼市房价的发展,深圳的功劳没有百分百,也有九十九了。


乐有家2020年上半年一手住宅成交数据显示,惠州楼市成交中深圳客占比达62%。也就是说上半年在惠州买房的人,有一大半是深圳客。



图源:乐有家


外地人去惠州买房干啥?


当然是投资赚钱。哦,不对,应该是投机赚钱。


外地人的投机有多疯狂呢?


还是用数据说话。


据腾讯网数据:


2017年,惠州新房成交13.3万套,二手房成交是4.2万套;


2018年,惠州新房成交15.3万套,二手房成交不到4万套;


2019年,惠州新房成交14.2万套,二手房成交3万余套;


我滴个神!


如此海量的供应,如此巨大的一手成交,哪儿找那么多二手房的接盘侠啊。


惠州的可怕还远不止如此。


贝壳数据显示:惠州在今年1-11月大湾区城市新房住宅成交排行榜中,以13.8万套的巨量成交位列第一。


但在大湾区六城二手住宅成交套数中却榜上无名,其二手房成交量甚至比2.2万套的江门都少。



3、惠州二手房流通性极差


深圳人都知道,投资想要达到赚钱的目的,买房后就得转手成功。


然而,整个惠州的二手房流通性极差,换手率相当不乐观。


在新房成交量年年保持高位成交的情况下,二手房成交量还在下滑。


可以说,近年来,惠州的二手房连卖都卖不出去,哪会有收益呢?


这几年,惠州商品房供给量整体大于需求量,消化周期高达13-15个月。



来源:搜狐网


消化周期大,自然需要更多的常住人口来增加需求。


再加上惠州常住人口在近几年没有较多的增长,楼市去化主要靠外来需求。


从供需关系来看,惠州地大物博,最不缺的就是土地,注定了不能像深圳一样寸土寸金,一直处在卖方市场。


天量供应,消化周期长,充分说明了惠州楼市最重要的还是在于去库存。投资进去市场,怕是要站岗许久。


03


你想象的美好,或许并不存在


很多人说,去惠州买房,看的是长远的投资价值,而不是短期的价格波动。


我只能说,你骗得了你自己,却骗不了鬼。


这么跟你说吧。


在诸葛买房上,2011年入市的碧桂园十里银滩,目前售价9841元/平,在售二手房1081套,近3个月成交了8套。



2012年入市的的合生滨海城,目前售价13134元/平,在售项目92套,近3个月成交了5套。



2015年入市的的中信水岸城,目前售价15854元/平,在售二手房138套,近3个月成交了6套。



这个时间够长了吧,套得算是够深了吧。


可能你还会告诉我,你的目光太短浅,等到有朝一日,深惠同城了,手里的房子一定赚大钱。


但实在不好意思,恐怕又要让你失望了,你期待的深惠同城,还要好多好多年。


近日,网上有一则关于深汕高铁、深惠城际项目建设方案的惠州政府批文流出。



文章中表示:


1、深汕铁路主要满足深圳市至深汕合作区的快速通勤,和我市无关,各项费用由深汕两地负责,我市不承担;


2、我市同样不承担惠州境内的征拆费用,拆迁费用由深圳负担;


3、我市只配合项目协调。


通俗讲,就是深汕高铁是你们深圳和深汕合作区要建的,和我惠州没有关系(虽然我有两个站点),包括项目征拆、融资、建设、运营,整个过程我都不想出钱,我也没有钱。


至于深惠城际,深圳段你们先建吧,惠州段的让我考虑下(没有时间限制),给我留好预留条件就可以。


而今年11月,在一位市民对于14号线惠州段推进的问题中,惠州政府做了如下回复:惠州不具备地铁建设条件,近期无法动工。



很明显,惠州只想出地、不想出钱。


惠州这种甩手掌柜的做法,无疑将使深汕铁路、深惠城际、地铁14号线的建设进度延迟很多。


而这样的做法,也会使惠州融入大湾区的脚步落后与东莞、中山等临深城市,往后的城市发展进度也显而易见。

(声明:凡转载文章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谢谢!)


  • 编织箩筐手艺在孔屋村已传承超百年。



    箩底。


      一根黄竹,剖成条条细丝;一双巧手,编织缠绕成器……


      惠阳区永湖镇元岭村孔屋村民小组是当地有名的竹编村。阳光正好的初冬,走进村里,随处可见晾晒的竹篾、竹条,以及坐在家门口编织的村民。村民编织的竹器主要是竹箩筐,入冬时节,是竹箩需求的旺季,采购者多是来自惠阳淡水和惠东的批发店主或村民。农村人喜欢在这个时节操办喜事,按当地习俗,新娘嫁妆得用竹箩来装。


      编织箩筐的手艺在村中已经传承了超过百年。旧时,元岭村地处惠淡交通枢纽,一条麻溪河从村中穿流而过,在孔屋村民小组下游汇入淡水河。元岭村有个码头,商贾繁忙,搬运货物所用的竹箩筐需求大,而孔屋地势低洼,容易浸水,无法种庄稼,村民便在低洼地种上竹子,用竹子编成箩筐售卖,孔屋“竹编村”由此得名。


      孔屋村民小组组长孔伟军说,上世纪50年代村里还有一间竹器加工厂;在上世纪90年代之前,编织竹箩筐成为村民的主要收入来源。虽然随着经济社会发展,耕种和装货所用的竹筐需求减少,但风俗礼节上的需求仍有,竹萝仍有市场,也就还有人坚守。


      如今,孔屋村民小组有20多户120人左右,八成家庭仍在编织竹器售卖,但大多是50岁以上的中老年人在做,年轻一代已经很少人从事这一行业。


      58岁的孔伟强,10多岁开始跟父亲学习编织箩筐。40多年来,他的手艺越发娴熟,尽管如此,编织箩筐仍不是一件轻松的事。



    备竹。



    削条。



    编织。


      竹编工艺大体可分起底、编织、锁口3道工序,每道大工序还有许多小工序,从砍下竹子到编织成箩筐,每道工序都是纯手工。“我们两公婆一天做十几个小时,也只能织一担(两个)箩,卖百来元。”孔伟强说,夫妻两人如今靠着竹箩每月收入三四千元左右,“目前还可以,只是不知道以后会怎样。”


      “这一行辛苦,也赚不了什么钱,年轻人都不愿意做。”孔伟强一边说着,一边不自主地搓着贴了4块创可贴的手。创可贴几乎成了做竹编村民的“标配”,无论技艺有多娴熟,指头受伤总是不可避免。


      青翠的竹子却没有这些担忧。任岁月更迭,旱涝灾害,它自延绵百年,郁郁葱葱,如今已有百余亩,成为麻溪河两岸的一道风景。它们,曾是孔屋村民赖以生存的资源,也将是无法舍弃的家园。孔屋人相信,只要竹林还在,只要市场还有需求,竹编手艺自会找到生存的空间。

    阅读全文
  • 12月16日上午,惠州市第一人民医院举行2号楼启用仪式。历经数年建设而成的2号楼,让惠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总开放床位可增加至1500张,不仅增设了产科和新生儿科,急救创伤中心也实现升级——面积较原创伤中心扩大几倍,缓解了急救创伤医疗用地问题。


    同时启用的还有位于2号楼楼顶可以全天候起降的空中救援停机坪,标志着惠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空地一体”医疗救援新局面正式打开。


    随着2号楼的启用,惠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正式迈入“2.0时代”,这不仅意味着硬件设施的升级,更重要的是,医疗服务也将驶上提质增效的快车道,为惠州及周边地区居民带来更多触手可及的优质医疗资源。


    1 提档升级


    床位增至1500张 车位增加近400个


    2号楼启用的这一天,也是惠州市第一人民医院12周年院庆的日子。


    12年前,惠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在惠州中心城区的江北新城拔地而起。烁烁征程,履新扬鞭。在惠州市委、市政府的领导以及社会各界的支持下,在全院员工戮力同心的艰苦拼搏下,2017年,这家年轻的医院终于跻身“三甲”医院行列。


    如今启用的2号楼,对于惠州市第一人民医院而言同样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伴随着江北成为新的城市中心区,人口迅速向江北集聚,医疗服务的需求也随之剧增。然而,直至目前,惠州市第一人民医院依然是江北区域唯一的三甲医院,周边患者对于医院扩容的呼声越来越高。


    2016年2月,惠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扩建工程获批立项,成为惠州重点推进的民生工程之一。该院党委书记祝晓芬介绍,2号楼的启用将增设产科和新生儿科,急救创伤中心也随之实现升级,同时还设置三层地下停车场,将大大改善就医环境及医疗服务能力,缓解市民看病难、停车难的问题。


    据惠州市第一人民医院院长方永平介绍,正式启用的2号楼建筑面积近7万平方米,建成后全院总开放床位可达1500张。2号楼启用后,增设了以往没有开设的产科、新生儿科等专科,原本床位不足的消化内科等强势学科也得以扩容,该院内镜中心更是将打造成为惠州市规模最大的内镜中心。对于市民来说,无论是就医环境,还是医疗资源,都得到显著提升。


    目前,惠州市第一人民医院2号楼已经启用的科室有急救创伤中心、脑血管病科、神经内科、神经外科、心血管病科、心脏外科、胸外科、妇科、儿科等。介入血管科、老年病科、内镜中心等也将陆续搬迁至2号楼,增设的产科、新生儿科也将陆续开科,为患者提供更多的便利。


    据了解,新开设的产科共有两层。从2019年启动筹备至今,已经引进了学科带头人并搭建了专业团队,借助强大的学科群实力,该院产科将为孕产妇提供更好的生命保障和更加及时的医疗服务。


    新生儿科同样是惠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的重点建设科室之一,医护团队现有医护人员25人,其中高级职称3人、中级职称7人,能诊治新生儿科各种疑难、急危重病例。在新的住院大楼,新生儿科一期开放床位25张,设有重症监护病房、早产儿室、传染病隔离病房及普通病房,配有严格消毒的配奶室、沐浴室。


    对于不少人关注的停车问题,方永平表示,目前2号楼有三层地下停车场,包括立体停车层,比以往增加近400个车位。加上一期的停车空间,所有的停车位约为1000个,实际上还是比较紧张的。因此,该院也将通过信息化建设,加强智慧医疗的建设,通过丰富线上医疗服务方便市民,一定程度上缓解停车紧张的情况。


    2 理念革新


    变“病人等医生”为“医生等病人”


    走进惠州市第一人民医院二号楼,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崭新的急救创伤中心,这里是急救创伤中心新的“主战场”。2号楼的启用,让原本仅有2000多平方米的急救创伤中心,扩大到7000多平方米,重症病房和普通病房的数量都实现了翻番。


    升级的不只是面积。在新的急救创伤中心,抢救室位处中心地带,通过专门设置的急救专用通道,严重创伤患者可以从救护车快速无阻地被送往抢救室。与此同时,CT、X光、彩超、检验等重要的检查室和急诊药房都布局在抢救室周边,让危重患者在10米之内完成各项检查需要。


    “抢救室里的往往是最危重的病人,让主要的医疗资源围绕着抢救室,把变‘病人等医生’变为‘医生等病人’,这是急救理念的重大转变。”惠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急救创伤中心主任李王安介绍,抢救室内还设置了多个抢救单元,包括2个创伤复苏单元,3个内科重症复苏单元,这样的布局可以实现急危重症患者的一站式抢救,在最短时间内让医疗资源抵达患者身边,提升救治效率。


    有了这些硬件设施的支撑,12月初,惠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成立了急诊创伤外科,实行多发伤病人的统一管理,“以前严重创伤病人都分散在不同的病区,得到的救治服务也是不均衡的,实行统一管理后,可以更规范地提供服务,实现治疗效果的最优化。”李王安说。


    李王安介绍,目前惠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急救创伤中心还是负责本地区大型突发性、群体性公共事件和化学中毒类事件医疗救护工作的重点保障单位。每年接诊各种中毒病例数百例,可独立开展全胃肠洗消,血液灌流,CRRT、血浆置换等中毒救治措施,形成了一套完整的蛇伤救治体系,今年截至目前已成功救治超过180例蛇伤患者,治愈率达到百分之百。李王安表示,随着急诊重症病房的扩大,该中心还将重点打造三大医疗品牌——即严重创伤救治中心、急性中毒救治中心和蛇咬伤救治中心。


    值得注意的是,2号楼楼顶还设置了直升飞机停机坪,可以通过空中救援,为急危重症患者赢取宝贵的抢救时间。启用活动当天,救援直升机进行了首飞,这也寓示着市一院停机坪正式启用,将为急危重症患者提供更为及时高效的服务。


    ■延伸


    创伤中心建设的惠州方法论


    惠州市一院牵头组建市创伤中心联盟,构筑省内首个市级“公众—基层—高级”创伤培训体系


    日前,一场急救创伤领域的“大比武”在惠州市第一人民医院举行,全市20家二级以上医疗卫生机构派出队伍参赛。在这场“大比武”中,惠州市第一人民医院以优异成绩脱颖而出,高分夺得“院内高级创伤生命支持组”一等奖。


    “只要还有一口气,赶紧赶紧送市一”,在随后2020年惠州市创伤中心联盟大会上,惠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的急危重症抢救能力更是得到了国家级知名创伤专家的肯定和鼓励。


    从2019年1月18日牵头成立惠州市创伤中心联盟至今,惠州共有4家医院加入中国创伤救治联盟,建设规模在广东省各市中排名前列。惠州市创伤中心联盟已培训出18支高级创伤救治团队和1309名一线医护人员。值得注意的是,作为联盟牵头单位,惠州市第一人民医院2019年ISS大于15分的严重创伤患者院内死亡率仅5.61%,达到国际先进水平,交出了一份亮眼的成绩单。


    随着二期的启用,惠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急救创伤中心面积从原来的2000多平方米扩大到7000平方米,还新增了空中救援直升机停机坪,将造福更多的惠州及周边地区严重创伤患者。


    探出新经验以急诊外科为核心建设创伤中心


    在众多急危重症类型中,创伤已成为全球范围内45岁以下人群的第一位死亡原因。统计显示,惠州每年因交通创伤需要送医院救治的患者超过7万人,其中严重创伤患者死亡率高于15%。一个更加科学高效的创伤救治体系如何建立?


    作为惠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急救创伤中心主任,这一问题始终萦绕在李王安心头。位于中心城区的惠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每天接诊的急诊病人中超过四成是创伤患者。“不少病人是从基层转运上来的,但是经常出现院前急救措施不到位,浪费了最佳抢救时间,导致最终抢救效果并不理想”,谈论起过往亲历的病例,李王安依然感到遗憾。


    事实上,不仅是惠州市第一人民医院,严重创伤患者对于全市各地区的医疗卫生机构都是巨大的挑战。作为粤港澳大湾区的重要节点城市,惠州目前全市人口已经超过480万,辖区内有10条高速公路,汽车保有量超过120万辆。密集的人口和繁忙的交通路网,潜藏着意外伤害的重重隐患。


    2018年8月,《惠州市2018—2020年临床重点专科建设方案》印发实施,五大救治中心被列为建设周期内的核心建设任务,创伤中心被列为惠州重点建设的五大救治中心之一,由惠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牵头完成建设任务。


    随后,惠州市创伤中心联盟于2019年1月18日正式成立,由惠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牵头,与惠州市中心人民医院、惠州市第三人民医院、惠州市120急救指挥中心、惠州市中医医院等18家市直及县区医疗机构组建。


    “我们牵头建设全市创伤救治体系的最终目标,是希望惠州老百姓得到安全的生命保障,不管在惠州哪个地方,一旦有意外伤害发生,都能得到及时、规范、高效的救治”,李王安说,“这些目标讲起来很容易,但是真正做起来是很难的。”


    难在哪里?和脑卒中、心血管病等不同,创伤并不是一种专病,范畴甚广,目前国内各地对于创伤中心建设的模式各不相同。在李王安看来,五大救治中心的建设任务中,创伤中心的建设是最难的。创伤中心的建设要把分散的资源集中,以惠州为例,各级医院急救水平参差不齐,很难做到规范管理,而且在创伤救治的发展过程中,不仅需要高精尖的救治技术,更加重要的是促进创伤救治规范和流程的普及与推广。“亟需在全市推广同质化、规范化的创伤急救培训,让市民不管在哪里因意外受伤,都能得到同质化的急救服务。”


    李王安也曾多次参与大型交通事故的救援,到基层医院参与会诊的过程中,他发现一些基层医院急救理念、技术和设备都非常落后,对严重创伤患者的评估不够准确,“这就造成一些重病患者没有办法得到及时有效的抢救,往往耽误了救治。”李王安说。


    这成了惠州市初级创伤生命支持培训班的启动因素。惠州市创伤中心联盟面向基层医院急诊医护人员开设的这一培训班,重点为基层医务人员传授院前创伤急救技术。从2018年12月开始,惠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急救创伤中心联合联盟其他单位派出专业医护人员,在龙门等各县区基层医疗机构对医务人员进行规范化、同质化培训,两年举办了8场培训班,共有1309人接受培训,取得积极的临床成效和社会效应。


    经过几年的探索,惠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摸索出一条新的“路子”——以急诊外科为核心科室,以“严重创伤时间窗内全流程一体化救治”为建设理念推动医院创伤中心建设。这一经验得到国内不少同行的认可,从2018年下半年起,已有21家三级医院来函参观学习,覆盖国内4个省份和省内8个地级市,起到了“省级创伤中心示范基地”作用。


    培训全覆盖建起“公众—基层—高级”三级创伤培训体系


    理想的培训效果是:经过培训后,受训者能把每一个创伤患者的评估和治疗变成一种有计划、有逻辑的习惯性程序。


    即便在疫情防控最严峻的期间,培训也没有停歇。由于线下大规模培训课程受限,惠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急救创伤中心联合惠州市创伤中心联盟,组织专家拍摄了“惠州市初级创伤生命支持教学示范视频”,通过教学示范视频,更好地帮助急救从业人员规范和优化严重创伤患者的救治流程,助力培养和强化惠州医疗机构院内创伤救治队伍建设,推进分级分类急救人员培训,造福广大惠州市民。


    事实上,严重创伤病人的救治成功率能体现一个医院的整体创伤救治能力,同时也是一个城市创伤急救体系是否完善的标志。而严重创伤病人到达院内是否能接受到安全、规范、高效的急诊创伤评估和复苏是其得以生存的关键。因此,院内创伤评估和复苏的培训至关重要。


    为此,在惠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的牵头下,惠州市创伤中心联盟成立省内首个市级“严重创伤规范化救治培训中心”并举办首期培训班,面向二级以上医院招收32名创伤从业骨干进行精英教学,以团队形式开展(如两医两护、三医三护)培训,重点传授严重创伤的团队合作救治、规范评估和管理。2019年12月中旬成功举办第二期高级培训班。


    在两期培训班中,全市17家二级以上医院、共68名专业医护人员得到培训,为各大医院培养了立即可用的专业创伤团队。


    近年来,惠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牵头搭建了覆盖专业创伤团队、基层医务人员和公众的全市创伤培训体系。从2016年至今,联盟先后深入罗浮山等景点,面向公众开展创伤急救技能的培训,累计培训公众超过10000人次。


    至此,在惠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牵头带动下,惠州成功构建了覆盖全市的“公众—基层—高级”三级创伤培训体系,为完善惠州市创伤救治体系奠定坚实基础。


    “惠州市创伤中心联盟自成立伊始,就把创伤急救培训作为重要工作来抓,经过两年努力,成功搭建了省内首个市级‘公众—基层—高级’创伤培训体系”,惠州市卫生健康局医政医管科科长金程介绍,这些举措,在惠州建立起一个覆盖面较广的创伤培训体系,不仅让各医疗机构创伤救治水平得以提升,也让惠州创伤患者的生命健康得到更好的保障。

    阅读全文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