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站点
> 惠州打算一路空手套深圳?
详细内容

惠州打算一路空手套深圳?

时间:2020-12-14     人气:40     来源:粤湾房产     作者:
概述:深汕高铁的桥隧比高达92.68%,整条高铁几乎穿梭于隧道和高架桥间,导致每公里的成本,绝不止正常高铁的1.3亿元/公里那么一点......

近日,网络上流传的一张惠州官方文件惹来争议。


文件显示,惠州不承担深汕高铁以及深惠城际的施工费用,只负责征地费用,施工费用由深圳负责。


网友:“惠州这是打算要空手套深圳啊!”


01


惠州空手套深圳


全程129公里的深汕高铁,在惠州设惠州南和惠东两个站,350公里的时速,预计2025年建成后,全程耗时大约40分钟,从惠州南站到深圳最快只要10多分钟。



高铁的理想很丰满,但高成本的现实更骨感。


深汕高铁的桥隧比高达92.68%,整条高铁几乎穿梭于隧道和高架桥间,导致每公里的成本,绝不止正常高铁的1.3亿元/公里那么一点!


目前深汕高铁建造总费用预计高达506亿!


一般来说,建高铁都是由国家、省级或地方政府带头出主要资金,铁路沿线的受益城市,由当地政府出次要资金。


以深中通道为例,总投资预算424亿,广东省政府和沿线各市按51%和49%分担,49%的预算中,深圳承担29%,广州和中山各承担10%。


而深汕高铁全长129公里,其中深圳段约55公里,惠州段约65公里,深汕段约10公里,深圳设3站,惠州2站,深汕1站。


深汕高铁的开通,,让沿线三座城市受益,尤其是线路最长的惠州,不仅去深圳更快更方便了,楼市也是一波区位利好,惠州应该抢着出钱才对。


但惠州的态度却耐人寻味。


根据这次流出的文件内容看,惠州对深汕高铁惠州段的态度是,深汕铁路主要满足深圳市至深汕合作区的快速通勤,和惠州无关,各项费用由深汕两地负责,惠州不承担。


同时,惠州同样不承担惠州境内的征拆费用,拆迁费用由深圳负担,惠州只配合项目协调。


换句话说,修建深汕高铁非常欢迎,但我不出钱,我也没钱,我市只配合项目协调。


至于另一条参与度更高的深惠城际,惠州也表现的很“佛系”。



至于原因,惠州用了一个词很准确,“不应该也无能力”,说明了自己的心态和状况。


自己地面上的高铁让深圳出钱?惠州空手套深圳的戏码令人意外!


02


不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其实,让深圳承担深汕、深惠两条线路,已经不是第一次为惠州买单。


明年即将开通的,连通南昌到深圳的赣深高铁,计划在惠州设博罗北、惠州北和仲恺3站,而深圳才在光明城和深圳北设2个站点。


但深圳同样承担了惠州段的建设费用,惠州只负责征地。


因费用分担而“哑火”的不止深惠城际、深汕高铁惠州段,深圳地铁14号线惠州段,或许要等待得更久……


自2016年,深圳地铁14号线惠州段建设的消息就传出,同年7月,惠州还组织了一次深圳地铁14号线惠州段,详细规划的招标。


然而4年过去,14号线越来越低调,以至于不少网友都疑惑,惠州段项目是不是取消了?


终于在今年11月,惠州政府回复到:惠州不具备地铁建设条件,近期无法动工。


公告发出后,结合惠州对深惠深汕线路的态度,引起了网友的热烈讨论。


有对惠州担心未来被吸血而表示理解的;




有对深圳炒房破坏惠州实业发展不满,而支持惠州的;



当然也有对惠州的消极决策质疑的。



目前看来,深圳对深汕、深惠两条线路深圳段的推进依旧迅速,惠州似乎又一次躺赢成功了,深圳恐怕再为“利好”惠州而买一次单。


不过只占有临深区位优势的惠州,消极融入大湾区的行为,不知道还能让惠州躺赢几次。


而其他先天条件不及惠州的临深城市,仿佛看到了机会,暗暗发力了。


03


惠州破局,还需眼光和格局


与惠州不同的是东莞、中山对于深圳发展和自身发展的态度。


9月,东莞主动宣布南部临深9镇,将全面对接和融入深圳建设,大有划归给深圳的架势!


滨海新区、广深磁浮,东莞都在积极配合,确保项目顺利落地东莞。



而与深圳有一江之隔的中山,对深中通道的建设,更是表现积极,在马鞍岛一带将交通和产业布局下足了功夫,翠亨新区正在以深中通道第一出口为目标,大力提高自身交通运输能力。


不过说回来,对惠州深圳看似做了冤大头,其实这钱花的也值!


惠州,临近深港,面积更是有深圳的5倍以上,地理优势得天独厚,要地有地,有资源有资源,对深圳是个独一无二的发展空间。


深圳也舍不得大好的惠州地段白白浪费,9月初就宣布,14号线延长线在两年之内将启动建设。


深汕高铁建设,深圳也包揽了全部费用,全力推进,并没有因此撤掉或减少,惠州原定的两个站点,预计对于深惠城际,未来也是如此。


但惠州这些年却热衷于紧盯着深圳。


借着临深交通规划,一次又一次地大卖临深土地,却又不加严格监管,致使当地野蛮生长,空有一批高档住宅,缺乏完善生活配套,现有的大半配套,都是开发商看不下去自带的。


而交通利好真的来到眼前了,又选择佛系躺赢,只供地不出钱。


最后房价上涨乏力,交易量也日渐萎缩,大好的临深片区,往前交易量被实业相对发达的仲恺区反超。




湾叔觉得,有些网友的推测不无道理,惠州一直以来,被定位为深圳睡城,产业为深圳承接,交通为深圳服务,很少有自己独自发光的机会。


未来与深圳绑定过于紧密的话,就会有更多的青年才俊跑到深圳,而深圳来到惠州的,不是空留一间屋子,就是当做一个居住点,对惠州的经济发展作用有限。


而且作为普通地级市的惠州,财政上还要向省里负责,深圳反倒没有这样的烦恼,惠州的压力可想而知。


不过惠州想要破局,恐怕还需要更长远的眼光和格局,不能仅仅因担心跟深圳绑定过于紧密,而被虹吸就放弃大好机会,无异于因噎废食。


“不应该也无力”来敷衍扔到眼前的橄榄枝,不仅是错过了几条城市轨道,更是白白浪费了自身的位置优势!省下的一点点铁路工程费得不偿失。

(声明:凡转载文章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谢谢!)
  •   站在惠州新材料产业园的高地望去,“丰”字交通主框架1号公路惠东先行段已具雏形;30公里外的惠阳区秋长街道,“丰”字交通主框架“五横五纵”之一的深莞惠红色干线正在加快建设,这条横跨4个镇(街道)的大动脉将串联起多个重要产业园区……


      去年底,《惠州市“丰”字交通主框架总体布局规划(草案)》出台,以“交通带动产业、产业支撑城市”为理念,奠定惠州百年发展的大格局,绘就一幅由“丰”到“满”的宏伟蓝图。如今,一年过去了,“丰”字交通主框架建设进展如何?规划实施是否顺利?12月11日,市人大常委会组织相关部门和人大代表,对我市“丰”字交通主框架建设情况进行视察。


      记者在现场了解到,目前1号公路惠城、惠东先行段和H4线(深莞惠红色干线)正在建设,各县(区)正在开展H3线(惠州机场疏港快线)、Z2线(新龙大道)、Z1线(博罗大桥至粤湘高速段、龙门段)前期工作。按照计划,1号公路(惠州湾高速)计划2023年基本建成,“丰”字交通主框架力争在2024年前完成核心段建设,2025年前完成重点段建设,2030年完成其他段建设,形成由“丰”到“满”的路网体系。


      快马加鞭


      沿江轴线以“广惠第二高速”项目先行建设


      1号公路惠东先行段位于惠东县白花镇的惠州新材料产业园区,项目命名为“惠州新材料产业园区道路工程”,北起白花镇南亚村(接省道356线互通式立交),终于白花镇榕子坑村,全长7.2公里。惠东县有关负责人介绍,该项目已完成界沟开挖8.3公里,清淤完成2.6万立方米,清表完成473亩,挖填土石方完成31万立方米,弃土方6万立方米,完成施工产值4011万元。


      深莞惠红色干线位于惠阳区秋长街道,全长41.3公里,起于惠东谟岭,贯穿惠阳南部的沙田、淡水、秋长、新圩等4个镇(街道),与深汕、惠大、惠盐、博深高速对接,终点接新清大道至东莞清溪镇。该项目按一级公路结合城市快速路,采用双向“主八辅四”标准建设,路基宽度65米。目前,该项目三个标段都在施工作业,已完成投资约4.7亿元。


      市交通运输局有关负责人介绍,“丰”字交通主框架工程项目已由省交通运输厅上报交通运输部申请纳入交通强国试点项目;南北轴线、东西轴线、沿江轴线作为高快速复合交通走廊,已纳入《广东省高速公路网规划》(2020-2035),该规划已正式印发实施;1号公路、东西轴线等项目列入省重点建设前期预备项目计划;沿江轴线已与省交通运输厅、省交通集团达成共识,以“广惠第二高速”项目先行建设;国道324线北上项目已拟定《G324北上工程可行性研究及相关专题研究实施方案》,并纳入普通干线公路国土空间控制规划工作中研究落实。


      为统筹1号公路建设工作,我市成立了1号公路项目建设工作专班,每周召开1至2次专班会议,及时协调解决项目前期审批、投融资、征地拆迁、现场施工等重点难点问题,凝心聚力推进项目建设取得阶段性进展。


      据了解,我市选取1号公路惠河高速至惠州大道段和国道228线至大亚湾段为先行工程路段,分别以惠河高速惠州互通连接线工程(惠城先行段)、惠州新材料产业园区道路工程(惠东先行段)完成立项,并启动两段先行工程征地拆迁和建设。1号公路(惠州湾高速)正式报批按高速公路双向8车道标准,以2023年基本建成为目标,加快前期审批手续办理。


      该负责人说,各县(区)将围绕“丰”字交通主框架在2024年基本落地的目标,高点站位,精细谋划,按照“丰”字交通三大落地策略,即“建设标准先落地,核心段先落地,带动效益最大化先落地”的相关要求,结合各地区发展实际和区域发展新形势,科学划分建设的核心段、重点段和其他段,分阶段逐步完善“丰”字交通的路网体系。


      带动产业


      全面带动沿线产业园区发展


      “中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后,为了稳定经济增长,各地纷纷加快推进交通等基础设施建设,城市间的‘马太效应’将进一步加剧。”业内专家认为,惠州要建设国内一流城市,分享大湾区发展红利,必须摆脱单纯就“交通”论“交通”的狭隘观念,以交通带动产业、优化空间,构建“交通、产业、空间”三要素高度协同的新型综合体系。


      我市实施“丰”字交通主框架建设,不仅为了完善交通路网,更要带动沿线产业发展。据了解,“丰”字交通主框架廊道控制宽度在300米或500米范围内,除了道路、绿道外,主要布置高端要素资源产业用地、公服设施用地等,并将严格把控,集约发展、聚集发展。“丰”字交通主框架连接起大亚湾石化区、惠州新材料产业园、稔平半岛等沿海园区平台,可以全面带动沿线产业园区发展,充分释放惠州广阔的土地发展空间和潜力,形成新的经济增长点,助推惠州驶上高质量发展快车道。


      “中部轴线交通带动产业的格局已基本成型。”市交通运输局相关负责人介绍,中部轴线采用高快速廊道分设的规划理念构建,高速路以河惠莞高速为主体,快速路方面利用智慧大道、惠侨快线、四环南路形成中部轴线快速路,沿线规划汇聚了中韩(惠州)产业园、广东(仲恺)人工智能产业园、生态智慧新城、惠南高新科技产业园等先进产业平台,“交通带动产业、产业支撑城市”的空间格局加快形成。


      目前,高速路方面河惠莞高速已进入工程收尾阶段,计划本月底建成通车;快速路方面四环南路主线已建成通车,智慧大道北段、惠桥快线路基已基本完成,计划2021年春节前建成通车。近期,我市将结合过江通道的实施,将中部轴线跨越西枝江继续东延至1号公路,形成各轴线之间的互联互通。


      根据《惠州市“丰”字交通主框架总体布局规划》,通过东西交通轴线,惠州可以承接前海、横琴、珠西先进装备制造区等地产业,有效优化惠阳区临深产业结构,并构建空港经济区的集聚优势;通过中部交通轴线,可以承接广州南沙、东莞松山湖高新区、东莞滨海湾新区的金融、物流、高端电子信息及高端制造业等产业,可与仲恺高新区产生联动效应;通过沿江交通轴线,可以承接广州科学城和中新知识城的研发制造、生物技术、教育培训等产业,有效加强惠广合作,带动惠广合作产业区快速发展。


      建言献策


      狠抓工程质量打造样板工程


      为尽快让群众享受到“丰”字交通带来的便利,以及更好带动轴线周边产业发展,我市将充分行使省级下放审批事项权限,按照因地制宜、核心优先的原则,加快实施,分段放行。记者了解到,1号公路在重要发展地区建成一段,则按市政快速路先行使用一段,待整条线路建成后,再以高速公路形式封闭整段通车。其他轴线及“五横五纵”“五联”也参照此模式,结合各县(区)发展需求分段实施建设。


      “全市各级各相关部门以敢想敢干的精神,不断优化提升‘丰’字交通主框架总体布局规划,争取上级政策支持,克服重重困难,推动规划落地实施,项目建设取得明显进展。”市人大代表、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陈力强建议,“丰”字交通主框架要严格按规划执行,完善组织架构,按照标准开展施工,确保质量过硬,强化政策和资金保障,发挥“交通带动产业、产业支撑城市”的作用,不断提升城市能级。


      市人大代表李红梅说,“丰”字交通主框架描绘了惠州发展的美好前景,希望规划能够顺利落地实施,在惠州建设更加便捷的交通出行体系,带动城市组团发展,打造“半小时生活圈”。


      市人大代表李春雄和杨长保建议,全市各相关部门要全力配合和支持“丰”字交通主框架建设,加快审批流程、征地拆迁各项工作,在优化设计、控制成本的基础上,狠抓工程质量,建好民生路,打造样板工程,助力惠州发展。

    阅读全文


  • 编织箩筐手艺在孔屋村已传承超百年。



    箩底。


      一根黄竹,剖成条条细丝;一双巧手,编织缠绕成器……


      惠阳区永湖镇元岭村孔屋村民小组是当地有名的竹编村。阳光正好的初冬,走进村里,随处可见晾晒的竹篾、竹条,以及坐在家门口编织的村民。村民编织的竹器主要是竹箩筐,入冬时节,是竹箩需求的旺季,采购者多是来自惠阳淡水和惠东的批发店主或村民。农村人喜欢在这个时节操办喜事,按当地习俗,新娘嫁妆得用竹箩来装。


      编织箩筐的手艺在村中已经传承了超过百年。旧时,元岭村地处惠淡交通枢纽,一条麻溪河从村中穿流而过,在孔屋村民小组下游汇入淡水河。元岭村有个码头,商贾繁忙,搬运货物所用的竹箩筐需求大,而孔屋地势低洼,容易浸水,无法种庄稼,村民便在低洼地种上竹子,用竹子编成箩筐售卖,孔屋“竹编村”由此得名。


      孔屋村民小组组长孔伟军说,上世纪50年代村里还有一间竹器加工厂;在上世纪90年代之前,编织竹箩筐成为村民的主要收入来源。虽然随着经济社会发展,耕种和装货所用的竹筐需求减少,但风俗礼节上的需求仍有,竹萝仍有市场,也就还有人坚守。


      如今,孔屋村民小组有20多户120人左右,八成家庭仍在编织竹器售卖,但大多是50岁以上的中老年人在做,年轻一代已经很少人从事这一行业。


      58岁的孔伟强,10多岁开始跟父亲学习编织箩筐。40多年来,他的手艺越发娴熟,尽管如此,编织箩筐仍不是一件轻松的事。



    备竹。



    削条。



    编织。


      竹编工艺大体可分起底、编织、锁口3道工序,每道大工序还有许多小工序,从砍下竹子到编织成箩筐,每道工序都是纯手工。“我们两公婆一天做十几个小时,也只能织一担(两个)箩,卖百来元。”孔伟强说,夫妻两人如今靠着竹箩每月收入三四千元左右,“目前还可以,只是不知道以后会怎样。”


      “这一行辛苦,也赚不了什么钱,年轻人都不愿意做。”孔伟强一边说着,一边不自主地搓着贴了4块创可贴的手。创可贴几乎成了做竹编村民的“标配”,无论技艺有多娴熟,指头受伤总是不可避免。


      青翠的竹子却没有这些担忧。任岁月更迭,旱涝灾害,它自延绵百年,郁郁葱葱,如今已有百余亩,成为麻溪河两岸的一道风景。它们,曾是孔屋村民赖以生存的资源,也将是无法舍弃的家园。孔屋人相信,只要竹林还在,只要市场还有需求,竹编手艺自会找到生存的空间。

    阅读全文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