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站点
> 葛洪中医院主体预计春节前封顶
详细内容

葛洪中医院主体预计春节前封顶

时间:2020-12-07     人气:73     来源:惠州日报     作者:
概述: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全面推进健康中国建设。我市提出打造“2+1”现代产业集群,其中“1”是指生命健康产业。结合当地生命健康产业的发展实际......

  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全面推进健康中国建设。我市提出打造“2+1”现代产业集群,其中“1”是指生命健康产业。结合当地生命健康产业的发展实际,博罗今年提出,建设环罗浮山“三生”融合产业经济圈。作为“三生”融合产业经济圈内的重要项目,葛洪中医院的建设备受关注。近日,记者到葛洪中医院项目施工现场进行实地走访,了解项目的最新进展以及项目在养生医疗方面的特色等。


  抢抓项目施工黄金期


  当天,记者走进葛洪中医院项目现场,只见一片热火朝天的施工景象,工人与吊塔机等器械在有序地忙碌着。葛洪中医院负责人说,目前,该工程正在抢抓这个项目施工的黄金期,加快项目的施工进度。连日来,项目现场每天安排近200名施工人员争分夺秒,确保项目按进度推进。


  “县镇及相关部门高度重视项目建设,在用地、审批等方面给予了大力支持。”该负责人介绍,摘得项目用地后,项目施工方创新举措,多项工作协同推进,为项目建设提速提供保障。项目于6月初正式开工建设。目前,地质勘探、围挡安装、临建设施、地下室土方开挖、基坑支护、桩基础及锚杆、基础检测均已完成,正在进行基础底板浇筑工作,力争在明年春节前封顶,明年底建成投入运营。


  项目分两期建设


  建成后,葛洪中医院能为群众提供哪些特色养生医疗服务?“葛洪中医院是平安罗浮山中医康养产业园的重要组成和支撑,不仅提供高端体检,还将提供其他高质量的医疗服务,尤其在预防医学方面。”该负责人说,葛洪中医院的体检服务更加细致、更精细,通过深入分析找出造成参数不达标的因素,从而“寻根问底”更好地为体检者找出症结所在,更好地解决问题。该项目分两期建设。一期项目以“预防医学+精准干预”为核心,重点开展以“靶向早筛、多功能医学测评、传统疗法干预、机能复健”为特色的整合医疗服务,实现健康管理闭环的综合医疗体,打造中医文化传承与现代精准预防医学相结合的大湾区首席健康管理中心。二期项目以康复医学和再生医学为核心,重点开展“生命养护”“心理干预、运动干预、生活干预配合医学治疗”为特色的一站式、全方位健康服务。


  值得关注的是,今年6月23日,葛洪中医院与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签订运营合作协议,由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负责医院整体运营管理,高端健康管理中心引入日本健康服务体系及标准,组建强有力的运营团队,全力推进项目筹建工作。

(声明:凡转载文章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谢谢!)
  •   “就1个来月的功夫,施工图纸上的效果竟然‘成真’了!我们老小区改造是看得见、摸得着、实打实的幸福。”近日,在市区联动惠民“双百”工程首批试点竣工之际,市区金沙俊园小区业主代表王锦英拿着写有“为民服务、尽职尽责”的锦旗,送给了惠城区桥东街道东河社区居委会……


      衡量老旧小区改造成功的标准不仅是工程验收的文件,更应是居民发自内心竖起的大拇指。老旧小区改造是惠城区城市更新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从去年的“1”个试点,到今年启动的“100”个老旧小区改造,市区联动投入1亿元,提升群众家门口的幸福感。


      实施城市更新工程改造老旧小区不仅要改外观的面子,更要做好惠民的里子。为此,今年百个改造项目中,惠城区选取条件成熟的小区试点打造“健康之家”“长者之家”。此项全省率先实施的创新举措,让小区设施硬件方面的完善,结合管理服务软件方面的提升,以期换来居民日常生活的满意与放心。


      破题


      搭建群众身边的康养服务平台


      去年,市区桥西街道麦迪新村惠民空间的改造,成功开辟出一条“由民做主”共建模式的老旧小区改造全新路径。项目怎么建、建什么,由居民说了算;通过居民“点菜”实施“菜单式”改造,集中解决了居民最急最需最盼的问题。但在这过程中,同时也面对另一个问题:这些老旧小区居民以本地老人为主。根据惠城区长者服务中心数据显示,全区60周岁及以上的约有12万人,每10名惠城人就有一人是老年人;在当前常态化疫情防控的背景下,这些居民在家门口的康养需求越来越凸显。


      家住市区下埔一路的李秀妹夫妻都年逾六旬,两人相依为命,是典型的老旧小区空巢家庭。“我老伴腿脚不好,去趟医院挺麻烦的。家门口要是有个寻医问诊的地儿,我们也安心点。”李秀妹夫妻一般都是自己去药店买药,因行动不便轻易不肯去医院就诊。


      民之所望,政之所向。在创新中寻找破题之策,今年惠城区将在部分惠民空间改造点建设“健康之家”“长者之家”,并辐射服务周边区域。“长者之家”是将居家养老服务引入老旧居民小区,搭建一个群众身边的养老平台,开展多元化老年生活服务;“健康之家”则可为社区居民提供便捷的中医康养、健康管理、常规体检三大块服务,将健康服务延伸到群众家门口。


      记者了解到,根据“惠民空间”项目规划,今年在市区范围内共设置12个“健康之家”和“长者之家”,分两批推进落实。目前,第一批“健康之家”和“长者之家”项目,包括桥东街道金沙俊园小区、江北街道水北新村小区、桥西街道林业局宿舍三个试点已经完工并投入使用;第二批9个正在建设中,计划年底完工。


      实施


      立足于群众需求,推行更有针对性的建设服务模式


      创新,源于群众对美好生活的追求;以“创新”得“民心”,是民生工程最坚实的印记。


      从建设创新方面看,“健康之家”和“长者之家”立足于群众需求,强化功能建设。“健康之家”区域功能划分合理明晰,分为3个功能区,包括家庭医生工作区、体检区和中医康复室。其中,“健康之家”的骨密度仪和体检一体机最受群众欢迎。金沙俊园不少长者在医护人员的帮助下,现场体验这两款仪器。“一个探头扫描完,不等几分钟,骨密度仪器立马测出结果。医生说我轻微缺钙,让我补钙和加强室外锻炼。”居民廖星今年70岁了,对于“健康之家”这种符合老龄人需求的体检服务很是满意。


      而“长者之家”的建设,除常规化配设文娱功能室外,如设置长者棋牌室、长者书画室、长者书咖等,还根据小区软硬件的差异给予个性化设置。如在场地充足的水北新村,增设了“长者学堂”,学堂满当当的课程设置,实用易学,让小区里的老人家活到老、学到老;金沙俊园小区的有些长者爱好书画创作,就设置了书画长廊,让长者在小区开展艺术创作,发挥余热。同时,因地制宜,在有条件的金沙俊园小区配设长者饭堂,开展长者大配餐服务。


      从服务创新上看,就不得不提及“健康之家”,作为微型“医养结合体”所提供的服务,让小区居民特别是长者在家门口就可享受最便捷的健康服务。在江北街道水北新村“健康之家”,居民李凯没想到在自家楼下就可以看到惠城区中医医院专家的门诊。“简单预约一下,看完病加上中医理疗,前后不到一个小时我就到家了。”李凯点赞“健康之家”的中医诊疗服务。


      记者从惠城区卫健局了解到,该局已统筹安排医务人员进驻“健康之家”,以家庭医生团队方式管理,日常运转派出工作经验丰富的护士值守。接下来将根据居民实际需求,由社区医院医生在“健康之家”坐诊,每周安排一天、由惠城区中医医院中医专家进行预约式坐诊,每季开展一次大型的公共卫生及签约随访服务、体检等活动。


      “如果把专业医疗机构比喻成‘手臂’,‘健康之家’就像手指般延伸到群众家门口、办公桌。‘手指’虽然不像‘手臂’那般有力,但它能更灵敏感知群众健康需求。”惠城区卫健局负责人说。


      结合智慧医疗建设,惠城区正在建设居民健康数据平台。明年,小区“健康之家”、卫生站、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区属医院的居民健康档案将纳入平台,实现互联互通,更有利于居民的“未病先防”健康管理和就医诊疗。


      “健康之家、长者之家”新颖贴心的建设,近期也让不少前来参观学习的外市团队感慨不已。从深圳市来惠州参观学习的某公益协会负责人到金沙俊园参观时说:“想不到惠州有这么好的公共服务,我都想在你们这里安家养老。”


      探索


      开创推行“公建民营”满足长者多样化服务


      “健康之家、长者之家”不能简单地一建了之,还需要建立健全长效机制,保证服务居民的质量,才能真正把这项惠民实事办好。”12月3日,惠城区人大常委会组织人大代表开展“惠民空间”小区微改造视察调研活动,市人大代表邓苑萍现场建议道。


      面对有限的经费和人员投入,如何保证运营和服务质量?今年出台的《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全面推进城镇老旧小区改造工作的指导意见》,其中指出支持以“平台+创业单元”方式发展养老、托育、家政等社区服务新业态。在惠城实践中,比方说,“长者之家”就开创“公建民营”探索,以期利用政府投入更好地撬动社会资金。


      “长者之家”建设项目负责人告诉记者,政府投入建成“长者之家”后,主要以通过政府购买社会服务,引入社工机构开展长者服务,但这种做法只能满足普遍化康娱需求。为此,惠城区计划在林业局宿舍这个老旧小区改造点中,引入专业养老企业,进行社会化运作。


      “社会化运作的前提是,我们会公益性兜底困难、空巢、高龄老人的医养服务。然后在居民的个性化需求中,为更多长者延伸拓展生活照料、家庭建床(在家搭建养老病床,护理员上门签约服务)、家政家务等养老服务。”该负责人说,以此激发老年康养市场活力,推进产业发展,引进和培育壮大一批优质的专业养老企业。“这种小区嵌入式的长者家门口养老平台,更能近距离精准掌握长者的养老服务需求。通过这个平台和载体,我们才能以长者需求为导向,整合资源,延伸和拓展居家上门养老服务产品供给。”


      此外,针对没有空间可以改建“健康之家”和“长者之家”的自管小区,这项惠民红利如何辐射到这些群众身上?惠城区人大代表、桥西街道南坛社区党总支部书记杨燕楠认为,“这个建设范围可以扩大。不一定要局限在一个小区,可以在毗邻的两三个小区内,寻找闲置的空间,设置‘健康之家’和‘长者之家’,让更多的居民享受家门口的康养服务。”


      建设进展


      “健康之家”:桥东街道金沙俊园小区、江北街道水北新村小区、桥西街道的林业局宿舍三个项目已经完工并投入使用。第二批9个正在建设中,其中桥东街道2个、龙丰街道1个、江南街道2个、江北街道2个、河南岸街道2个。


      “长者之家”:桥东街道金沙俊园、桥西街道的林业局宿舍、江北街道水北新村一期等3个已建设完成,金沙俊园、水北新村的“长者之家”已在试运营。第二批共9个,分别位于是桥东街道长湖苑一期、东湖花园二期,龙丰街道佛祖坳,江南街道石油公司、化工厂小区,江北街道江北新苑、邮电新村,河南岸街道石湖苑、金山城小区,目前已陆续动工建设。

    阅读全文
  •   走访黄竹坜叶氏家族的围屋,翻阅叶氏族谱,倾听族人讲述,可以梳理出不少发生在这些围屋内外的故事,有光宗耀祖的,有手足情深的,还有大爱赈灾和报国效忠的。对了,还有百年石狗的神奇历险故事,可谓精彩纷呈。


      石苟屋


      石狗守屋失而复得


      途经惠南大道惠阳经济开发区铁门扇黄竹沥(古名“黄竹坜”)路段,稍加留意就可在路边看到两座并排、规模颇为宏大的客家围屋,一座是石苟屋,另一座是黄竹沥老屋。


      三百余载 老屋有狗


      石苟屋的原址是黄竹沥开基祖叶特茂建的祖屋所在,建于1669年。这祖屋原来是一座较小的方形围屋,中间有一祖祠。20多年后,叶特茂的二儿子叶荣庭在祖屋旁边建一座围屋,因此祖屋被称为上屋,新建的围屋则成为下屋。


      乾隆三十年(1765)叶特茂的曾孙叶维新(叶荣庭的孙子)对上屋进行了重修,原来规模较小的方形屋扩建成规模较大的半月形大围屋。正大门的门楼两侧竖立了高高的石柱,石柱的下面放置一个鼓形的石墩。踏入正门为门厅,左右两边是房屋,合拢成半圆形。如今在围屋里的道路还能看到当时重修时使用的鹅卵石和石板。正大门前是一个长方形的禾坪,禾坪的下方是一个半月形的池塘,重修的上屋称为新屋(石苟屋),原来的下屋称为老屋(即如今的黄竹沥老屋)。


      历经300年风雨的石苟屋祖祠和外墙于2015年修葺一新。白墙黛瓦,气势恢宏。可是走进围屋里,两侧的房屋和祠堂后的弧形巷道依然满目疮痍,甚至有的房屋已经倒塌。


      令人感叹的是,不论石苟屋经历了多少风雨,它的守护神依然陪伴。在石苟屋右前方,蹲坐着一尊石狗,凝望着前方。这只石狗由一块天然的麻石雕塑而成,古人高超的手工艺让它神态逼真,表情温驯却又坚毅。


      在源远流长的客家文化中,石狗通常会被放在百年老屋的屋顶上,这在粤、赣、闽边界的客家民居中较为常见,这是客家山民祈求石狗驱灾挡煞保平安的原始艺术。


      细心留意,石狗下方的基座上刻着这样一行字:“2015·2·6归。”这是一尊有故事的石狗,它的故事,带着传奇色彩,一点都不比它守护的围屋逊色。


      “斗法”产物 镇村之宝


      话说,当年上下两屋并立,合称为鲤鱼屋。因为鲤鱼屋前方不远处有一座庙,客家话中“庙”与“猫”同音,鱼怕猫,猫怕狗。为了驱逐邪气,族人就在池塘的两侧边放置了一对石狗。石狗的姿势是蹲坐的,且目视前方,守护着鲤鱼屋。但是,有一天晚上,对面的人在夜里把那尊母石狗偷走了,不知去向,仅剩下一尊公石狗。这样一来,上屋的主人干脆把整座上屋称“石狗屋”了,保持那宏伟的气势。


      不过,对于“原有两尊石狗”“石苟屋又称石狗屋”的说法,铁门扇村委会石苟屋村民小组小组长、石苟屋保护责任人叶理并不认同。


      叶理说,在《叶氏族谱》中,一直只有“石苟屋”的说法,没有“石狗屋”一说;围屋前向来也只有这一尊石狗,并非传闻中的两尊。


      “围屋取名‘苟’字,意味着这里水草丰美,不愁吃穿,人口兴盛;围屋前的这尊石狗并非常见的动物狗,而是风水狗、‘不动狗’、文物狗,代表围屋后代的老家在这里,根在这里。”叶理说,这尊石狗其实是围屋祖先与对面不远的一个村庄 “斗法”的产物。


      据传,300多年前,石苟屋对面的山上(今隔着惠南大道不远处)有一座庙宇,笃信风水的围屋主人唯恐庙宇的神灵鬼怪冲了自家风水,就让建设者做了这只石狗来坐镇。石狗是用一整块麻石打造的蹲坐塑像,样子温顺可爱、憨态可掬,面朝对面庙宇张望着。后来,对面庙宇所在村庄看石苟屋前放了只石狗,心生不快,遂全村改姓为“尤”,与“油”谐音,意味着“油炸狗”,欲以此灭了石苟屋风水,此乃二次斗法。不过,石苟屋族人更技高一筹,趁夜跑到尤姓村庄,在其龙脉山上挖了个洞,埋进一堆豆腐渣,意味着 “油炸豆腐”,以破解“油炸狗”之说。


      叶理说,这些“斗法”之说皆是祖辈相传至今的传说,犹未可信,但随着石苟屋开枝散叶,人丁兴旺,这尊石狗在祖祖辈辈的村民心中树立了威信,成为村民心中的守护神,是镇村之宝。


      千里追狗 失而复得


      2014年12月25日一早,村民们惊恐地发现:在石苟屋前蹲了300多年的石狗一夜之间不见了,只剩下其蹲坐的石座。石狗被盗,村里炸开了锅。


      石狗被盗后,铁门扇石苟屋村民人心惶惶,纷纷要求公安机关尽快破案,追回石狗。


      接警后,惠阳区公安分局三和派出所警员迅速赶赴现场调查。经过近40天的连续奋战,转战汕尾、泉州等地,惠阳警方千里追石狗,成功将雕像追回。


      据嫌疑人交代,他们一伙人是通过QQ在网上联系买家,然后将石苟屋前的石狗盗走后通过物流直接发货。2014年12月25日凌晨,4名嫌疑人开着面包车进村,将石狗撬走,他们先用面包车托运至海丰,然后从海丰通过物流公司发货到福建泉州。好在警方抓获嫌疑人时,石狗尚在泉州某物流公司还未送出去,警方这才顺利缴回石狗。


      2015·2·6归


      2015年2月6日,在民警的护送下,石狗被完好无损地送回石苟屋门前。百年石狗失而复得,石苟屋村民们十分激动和高兴。这一天,石苟屋村民像过年一样,敲锣打鼓,燃放鞭炮,喜迎石狗回家。“老人开玩笑说,石狗是到福建旅游了一次回来,它记得回家的路呢。”叶理说,这尊小石狗右前腿有个“疤”,到哪儿村民都不会认错,而且它这次到外周游了一圈回来,也毫发无伤。“今后,我们一定会好好照看石狗,它再也不会丢失了。”石狗归放原位的同时,村民们将其蹲坐的石座进行了加固加高,并特意在石座上写上其归位的日期———“2015·2·6归”。


      铁门扇南阳世居


      铁门不在 村名留存


      在石苟屋和黄竹沥老屋斜对面,即在惠南大道的另一侧,有一座更大的围屋,那就是叶特茂的三子叶辉庭建造的铁门扇南阳世居。


      历时24年建造南阳世居


      据叶氏族谱记载,辉庭公生于清朝顺治十二年(1655),他随父亲叶特茂南迁时仅8岁,后因为大哥叶晃庭不愿留居兴宁,叔父叶特盛则安排自己的儿子叶蕃庭返回兴宁留居,那时叶特盛只有一个儿子。叶特茂只好安排三子叶辉庭过继给叶特盛为儿子,后来叶特盛再生一子叶赞庭,叶辉庭即返回黄竹坜在父亲身边生活。


      叶辉庭40岁那年 (1695),开始建造南阳世居。世居非一日造就,而是历经辉庭公及其儿子两代、历时24年、耗资七八万两白银精心打造的。南阳世居坐北向南,前面是一弯月池。南阳世居有内中外三围,内围为马蹄形,中围和外围为方形,后为弧形。围屋平面呈中轴对称,内部为院落式布局,中轴线上排列着上中下三堂,建筑面积达8253平方米,有280多间房。祠堂后面有用鹅卵石铺成的小路,名字叫“花胎”,据说寓意为百子千孙。


      这座名噪一时的豪华建筑,在人气鼎盛时期曾入住了500多人。随着辉庭公后代开枝散叶,世居人口越来越多,许多家庭又迁出世居另择良地建房而居,改革开放后,世居里的人陆续搬迁到外面居住。


      南阳世居曾有三扇铁门,因此又叫铁门扇。据说,这三扇铁门原本是要安装在辉庭公的四子叶天滋建造桂林楼的,由于两次装都不合尺寸,才把铁门改装在南阳世居的大门上。每扇铁门有3公分厚,重达数千斤,后来人们就把南阳世居称为铁门扇了。今天的铁门扇村,其名字也因世居的这三扇铁门而来。


      让世人唏嘘的是,南阳世居的三扇铁门没能留存下来。


      开仓3000石谷赈济灾民


      2008年,族人筹资120万元将残破不堪的南阳世居修葺一新。重修工程包括:将原本“躺在”路边的几块长条形石碑重新竖起来;将20多块功名牌匾重新雕刻并悬挂;将南阳世居左前方被填埋的那口井恢复;将坍塌、破损的墙壁通过修补尽最大限度恢复原貌;以及将南阳世居屋檩和椽子精心装饰雕刻、将后来加装的已经锈迹斑驳的铁门粉刷一新等。


      这20多块功名牌匾中,有一块“齿德并茂”的牌匾,讲述了辉庭公品德高尚的故事,这也是叶氏后人津津乐道的。


      叶氏族谱记载,叶辉庭(1655~1737)字日英,号静野。国学生,考授州同布政司参军,诰授儒林郎。辉庭公为人秉性刚直,持身简朴。丙午岁(即雍正四年,公元1726年)发生饥荒,他打开自家粮仓,以3000石谷子赈济当地老百姓。辉庭公81岁大寿时被当地政府授 “齿德并茂”牌匾。“齿德并茂”说的是辉庭公高尚的人品获得了很好的口碑。


      辉庭公后人叶达德在铁门扇重修记中写道,辉庭公一共生了6个儿子,分别为天沛、天泽、天汉、天滋、天况和天波。6个儿子又生了40孙,138曾孙,繁衍村屋32座。


      据了解,南阳世居历经历朝,自辉庭公始,共有三位在朝廷做了五品官员,分别是辉庭公、天滋公(辉庭公四子)和叶国用(辉庭公之孙)。至于世居各代的六品、七品等官员,加起来有20多位,所获的功名牌匾更是不胜枚举。


      桂林新居


      屋有传说 乾隆赐名


      在铁门扇村,还有一座比南阳世居规模更加宏大的围屋,那就是桂林新居。桂林新居围屋位于秋长街道铁门扇村山塘尾,是叶辉庭的四子叶天滋建造的。


      传说娥笑杭州遇乾隆


      叶天滋,号娥笑,生于康熙二十四年(1685),乾隆元年(1736)开始建造桂林楼,耗资白银九万多两,于乾隆十七年(1752)竣工。由于劳累过度,叶天滋在乾隆十八年(1753)去世,享年68岁。


      “桂林新居”的围屋名,传说是乾隆皇帝恩赐。相传当年娥笑孤身一人在杭州攻读,准备考取功名,却屡试不第。于是他在读书之余,种花养鸟,聊以解闷。当时,娥笑公从家乡带去了一只画眉,勇猛善斗,未逢对手,远近闻名。乾隆微服私访来到杭州时,与娥笑公结识,两人相谈甚欢。娥笑公以画眉鸟相赠,结为知己。乾隆皇帝恩赐娥笑公所建新居为 “桂林新居”。后来,娥笑公被敕封为“奉直大夫”。


      还有另一种说法是,天滋公以鸟为媒,结识了乾隆皇的叔父允禄庄亲王,天滋公因此被授为奉直大夫和惠州府的钱粮官,不久他的长子国屏和他的侄子国玫在庄亲王的荐举下,上京科考,并谋得一官半职。天滋公在天时地利官运财运享通之时,开始兴建桂林新居。但是乔迁新居后,好景不长,清廷发现不少州府官员,对钱粮的管理制度出现了很多弊端。因此下令取消州府一级的钱粮官,这样天滋就弃职回到家中,再加上因建造桂林楼多年操劳奔波,身心憔悴一病不起。


      提督赠送“望重干城”匾


      或许也正是因为叶天滋是在官运亨通之时兴建桂林新居的,所以“桂林新居”规模宏大,比他父亲建的南阳世居还要多1000平方米。


      桂林新居坐南向北,平面呈长方形,后半部分为弧形,总面阔113米、总进深82米,占地面积9266平方米。围屋四周建有角楼,围墙为两层半高、约八十厘米厚的土墙。前面是禾坪、泮池,泮池两侧有三副旗杆石。平面呈中轴对称,中轴线上以传统三进祠堂式建筑为中心,内部为院落式布局,有房三百多间。在“人民公社”时期,曾住过五百多人,分为五个生产队。


      历经百年风雨,围屋写满沧桑。2006年11月,“桂林新居”的叶氏族人筹集资金四十万元,对围屋进行了大修,并于2007年10月完工。


      修葺一新的围屋,悬挂了“大夫第”、“望重干城”、“奉直大夫”等门匾,刻制了 “娥德桂林年年茂;笑公裔孙代代兴”“承二世,建三百六间屋,桂林楼宇业绩显扬,流芳千载;序九尝,传九大房昭穆,宗枝奕叶贤能辈出,享誉五洲”对联。这些门匾对联彰显了“桂林新居”的辉煌历史。


      其中“望重干城”的牌匾颇有分量,意为威望重于盾牌和城墙。据《叶氏族谱》记载,叶天滋秉性刚直,谦侯醇雅,治家有道,训子有方,居仁由义,入孝出悌,丕振家声。不仅如此,叶天滋在家族和乡里也颇有威望。


      叶天滋生了10个儿子,后世有38个孙子和152个重孙,人丁兴旺。这些子孙有的在州府或在云南和陕西等地任职,有的是县丞吏目,有的是千总骑尉,有的是军功五品和六品,还有的被敕封为奉 直 大 夫等,因此省府提督给叶氏一家赠送“望重干城”的牌匾,表彰叶天滋是德高望重之士,他和儿孙们是家国的勇敢捍卫者。


      黄竹沥老屋


      中武进士 立功名碑


      在石苟屋北侧的黄竹沥老屋,是叶特茂的次子叶荣庭修建的,占地面积4478平方米,与石苟屋的结构相似。围屋前围正面置3门,中轴为三进祠堂。祠堂后面是围龙屋部分。黄竹沥老屋前虽没有石狗,却有着代表荣耀的功名碑。


      黄竹沥老屋的功名碑与秋长其他老屋有着不同之处:石碑基础很高,碑上没有刻字。原来,叶荣庭的玄孙叶开第于乾隆46年(1781年)中考为三甲27名,被封为武进士,清州府在其曾祖父大屋门前两侧为其竖立桅甲石碑。


      该石碑基座用灰沙混合垒成半米高,固定的两块石碑上方凿有方形孔,可上闩,用以固定竖起的武进士锦旗。官位低于武进士的清朝官员路过此地,都要下马行礼。清州府还向叶开第赠送了“清辛丑科进士”匾,挂在祠堂甲厅,因此,黄竹沥老屋也有“进士第”一说。


      后来,乾隆皇帝下旨,任叶开第为广东虎门都间府,镇守中国南大门军事要塞。他重修和增建炮台,多次获得乾隆皇帝夸奖。叶开第建设的虎门军事设施在鸦片战争中起到了重要作用,至今其修筑的炮台和虎山上的战壕仍然存在。


      此后,秋长客家围屋主人效仿此桅甲石碑,为本屋有功名的族人竖立功名碑,以教诲和激励后人上进。可惜,叶开第的“清辛丑科进士”匾及其在乾隆皇帝前面试的宝剑后被毁,只有桅甲石碑(功名碑)在诉说他的历史故事。

    阅读全文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