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站点
> 高考侧记|8年前,她在东中参考;今年,她在这里护考
详细内容

高考侧记|8年前,她在东中参考;今年,她在这里护考

时间:2020-07-09     人气:88     来源:南方+     作者:黄韬炜
概述:7月7日上午7时许,梅江公安分局东郊派出所民警丘沛婷已在东山中学考点外忙碌。丘沛婷是该校2012年的毕业生,这次肩负高考安保服......

7月7日上午7时许,梅江公安分局东郊派出所民警丘沛婷已在东山中学考点外忙碌。丘沛婷是该校2012年的毕业生,这次肩负高考安保服

打开警务车上的电脑,对各个警务系统的网页进行一一测试,保证各个系统能够正常运行后,丘沛婷坐在移动警务车上,注视着考点外来来往往的考生与家长。“我们把工作提前准备好,随时为有需要警方帮助的学生提供优质、高效的服务,确保考生能顺利参加高考就是我们的工作任务。”采访时,丘沛婷告诉记者,“我是东山中学毕业的,今年能为自己的母校护航

炎炎夏日里,考生们精神饱满、从容自信地踏进考场。7月8日早上,临近开考时分,考生小张和小古忘记带身份证,急匆匆地在老师的带领下,来到移动警务车向丘沛婷求助。丘沛婷了解情况后仅用了一分钟,便帮两人办理好了临时身份证明。小古拿着临时身份证明说道:“刚刚太紧张了,好怕考不了试,谢谢警察姐姐!”

2012年夏,丘沛婷如愿收到了广东警官学院的录取通知书,成为一名法学专业的警校生。对于每一名警校生而言,大家都是在高考这个人生转折点后来到了警校,有人是从小就埋藏在内心的警察梦终于发芽了,而有的人是怀揣着对人民警察的向往来到了警校。同年9月,丘沛婷参加了新生军训,面对警校严酷的训练强度,丘沛婷在咬牙坚持的同时,更加感受到了警校严谨的校风以及人民警察这个职业的独特魅力。

如果说当年选择警校是年轻的选择,那么更长久的坚守则取决于内心的坚定,对警察这份职业的无悔情怀与坚定信念,将会一直支持我勇往直前。”采访最后,丘沛婷笑着说:“在入警的第四年里,我参与到高考护航,我的内心是感慨万千。看着朝气蓬勃的他们,我想起了彼年为梦想拼搏的我们。星光不问赶路人,时光不负有心人。欢迎同学们报考警校,成为一名人



(声明:凡转载文章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谢谢!)
  • 据了解,该协会由仲恺高新区从事软件开发销售、信息技术服务及系统集成等业务的企事业单位组成,已在仲恺高新区社会事务局注册登记,协会接受仲恺高新区经济发展局的业务指导,以加快推动仲恺区软件产业发展为己任。

    当天,该协会召开了第一届第一次会员大会,通过了《章程》草案,选举了第一届理事会理事、监事、会长、副会长,广东九联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政企事业部总经理姚华艳当选为会长。

    姚华艳表示,接下来协会将强化内部建设,完善组织机构,设立秘书处和各服务部门开展各项工作。并加强对行业政策和动态信息的收集、宣传介绍,加强会员单位之间的沟通以及外界的交流。


    阅读全文
  • 每座城市都有属于自己的商业街区,广州深圳有北京路和东门,惠州有西湖商业步行街。

      这并非一条普通的城市商业步行街,它原名叫打石街,是惠州老城九街十八巷的一条竖街。以它为核心的1平方公里的街巷四通八达,居民成千上万,街市七十二行当云集,统称为“九街十八巷”。这里是千年府治所在地,北宋时苏东坡在此吃荔枝留下“日啖荔枝三百颗”的千古名诗,广东仅有的科举建筑宾兴馆等大量文保单位和历史建筑林立。

      然而,上述这些却不被外界所熟知。大众视野里的西湖商业步行街,只是日客流量最高达40万人次、惠州西湖5A景区对面一条平平无奇的商业街。20年商圈发展,未能让这处千年人居根脉之地焕发青春活力,却给它蒙上了一层厚厚的烟尘。街巷的僻静角落里,散落着数之不尽的文化珠玉,有待一条能盘活资源的宝链将它们串起来。

      羊城晚报记者接连多日实地调研,走访当地居民、非遗传承人、文化学者、基层机构,共同探寻承载“惠州人乡愁”的九街十八巷,探究其实际现状、探讨保护传承与创想未来之路。

    今日古街

      商业味掩盖文化味 非遗藏在深巷无人知

      西湖,是惠州城游客最多、人气最旺的景区之一,日客流量最高能达到40万人次。他们被一辆辆大巴送到这里,在湖边拍照、嬉戏个把小时,基本不会离开景区。偶尔有几个游览完西湖的游客会注意到马路对面有条步行街,可他们在街口看了几眼,也就离开了:“不就是一条普通的商业街,没什么特别的啊。”

      这条被冷落的街就是惠州商业步行街。游客们说得没错,这里卖的东西和其他城市的步行街没啥差别:不再入时的衣服鞋履、大众小吃、小商品……记者在周末前往现场走访,发现步行街两侧一楼的服饰店里没什么客人,店员都比顾客多;二楼以上的空间则大多空置。与步行街相邻的巷子入口大多很逼仄,纷乱的霓虹灯箱占据了过道近一半的空间。

      虽然每条古巷前都有牌坊,但标识不清晰,很难吸引游人往深巷走。尽管内有乾坤,别有洞天,终究“酒香也怕巷子深”。

      “以前不是这样的。”继续往巷子深处走,你就能发现零星分布的本地手艺人。42岁的省级印章大师陈惠明从小就在白珩巷的清代祖宅里生活,是家族印章手艺的第三代传人。为了适应新时代,他也尝试过选用陨石、玉石等坚硬材料来刻章,可因为店面位于巷子中间,人流量太小,基本吸引不到游客生意。

      陈惠明的好友、家住桥子头的王伟华更是直接放弃了游客生意,隐居在一座没有标识的小楼里。他是“绮云阁”苏裱字画第五代传人,市级非遗传承人,一直坚守传统手工裱画,惠州市博物馆的字画就固定在他这里装裱。

      王伟华的装裱店原来开在自家临街的一楼,会有游客经过。“可他们在这里只待一两个小时、一天两天,裱画起码要三五天,算啦。”后来,王伟华搬到更宽敞的邻居二楼做装裱,从此这门手艺藏在深闺无人识,只有识货行家才来帮衬他。

    1600年,“岭东雄郡、梁化旧邦”牌坊石刻,就是在现在北门直街位置上立下。

      历史回眸

      街巷曾有千年史 东坡在此啖荔枝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早年,这里并不是这样的光景。全长1公里的惠州商业步行街,十几二十年前曾是惠州第一条商业步行街,建筑面积达到22万平方米,最多时曾坐拥200多家店铺,惠州人不管约会还是买衣服都来这里;再早几十、上百年,这条步行街还叫打石街,街上有十几家打石店,是惠州城知名的“九街十八巷”之一。

      “年轻人不知道,这里曾是惠州人的根。”广东省民俗文化研究会理事、惠州民俗学者林慧文在尔雅巷出生长大。他介绍,自公元590年隋朝在惠州设立循州总管府以来,西湖边的府治所在地就开始聚集人口,其规模在1400多年以来不断扩大。宋代,苏东坡寓居惠州两年又七个月,其中一年多就住在位于九街十八巷的府治里。他吃荔枝、写文章,诞生了“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等千古名句。

      明清时,府城的区域面积达到1平方公里,街巷四通八达、不可计数,故统称为“九街十八巷”。在老一辈惠州人的眼里,九街十八巷就代表着惠州的老府城,各街巷的名字都彰显了各自的风光:有630年历史的金带街曾住满书家子弟;北门直街住着惠州的四大世家,各自擅长文理科教育,其中有“陈家文,苗家算”之说;都市巷热闹无比,叮咚巷里走路有回音,尔雅巷则是府城里知名的女人街……

      时过境迁,九街十八巷已经不在,但大量的文保单位和历史建筑得以留存。2016年惠州市住建局发布的《惠州市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草案)将九街十八巷中的金带街和北门直街列为两个历史文化街区,光这两条街就有14个文保单位和16座历史建筑。如金带街的宾兴馆是“全国稀有、广东仅有的科举相关建筑”,今年1月成功修旧如旧、对外开放,现在成了古代科举制度陈列馆,明显就比西湖商业步行街更能吸引外地游客,平时游人如织,成为外地游客打卡点。

      “惠州的乡愁就在这里。”惠城区桥西街道办主任李坤民表示,“九街十八巷就是惠州精神文化的高地。这里有千年府城、千年东坡、千年西湖,如果这里的文化休闲游做不起来,那整个惠州都做不起来。”

      现实困境

      眼前利益与文化传承 到底孰轻孰重?

      无奈的是,现实中有更多宝藏待挖掘,也正在被逐渐遗忘。20年来,一时的商业繁荣,让人忘记了这里悠久的历史内涵,淡忘了这个城市文化的根。

      记者在步行街随机询问了30位行人,发现只有4位年纪稍长的本地居民知道脚下便是原来的九街十八巷;年纪稍小的学生哥与外来务工人员多数一无所知。

      陈惠明回忆,步行街建设时曾有规划,要纳入一定数量有惠州特色的非遗、手工技艺店铺,还给陈惠明家的印章店规划了具体的位置;可步行街落成后,那个位置成了一个小吃店,惠州特色店铺的事不了了之。商业的兴盛带动租金上涨,附近的多家印章店先后搬走,现在就只剩下把店面搬进家门的陈惠明。“没有文化的加持,商业很快也难以为继。”市内新建设的商业中心如雨后春笋,步行街里那些20年前开设的服饰店早已过时,小吃店、奶茶店则是到处都有的连锁店,也没什么竞争力。

      虽然与惠州西湖只隔几步路,但这里就是吸引不到外地游客的注意。游客们说:“要是想买东西,我直接在网上下单,或者回到家附近就能搞定,何必大老远跑到你这儿来?”

      不是没有人想改变,陈惠明就想把他家那几百平方米、雕梁画栋的明清祖宅拿出来开发文化旅游项目,可由于产权复杂,又缺乏资金,只能作罢。“还是需要社会资金的介入。”

      作为市级非遗传承人,王伟华还面临着别的问题。他的子女对装裱不感兴趣,也没有别的途径将这门手艺传授出去。他和陈惠明等附近街巷的传统手工艺人都有个共同的愿望:“如果政府能设置一个地方,让我们有个集中展示的空间,我们还有很多再发展的可能性。”

      “九街十八巷现在就剩下八九个巷子,但还是有很多可以深挖的文化。比如,自入隋后迎来被隋炀帝贬来惠州的驸马柳述算起,这里有1400多年历史的贬官文化,在全国数一数二,可当年的文豪、高官们居住的百官祠原址,就有待挖掘与保护。”

      “街巷发展遇到问题,非遗传承人也难以为继,怎么办?”林慧文认为,当务之急就是要平衡好现代建设与历史传承的问题,当地、政府规划部门与专业机构,都要重新审视这些年来的得与失,都要负起责任来。

    阅读全文
  • 分享